間諜過家家60話:弗朗基與夜帷組成CP,蓬蓬頭終于爭了一口氣

這個長了一個草莓頭的家伙,是經濟委員會干部,統攬東國貿易大權,身為陸軍后勤部軍人的他,是一名徹頭徹尾的反西派。

管理員對著夜帷說道,這個家伙動用不正當手段,限制出口到西方的草莓數量,這也導致了西國市面上草莓的短缺。前一些天布朗茨外長過生日,就因為生日蛋糕上沒有草莓而大發雷霆。

也就是說,放任下去,草莓事件將會發展成為外交問題,管理員將這件事交給夜帷來處理,希望她能夠更好地完成任務。

來到醫院,夜帷向黃昏詢問,認不認識偽造印章的專家,夜帷認為,只要將假的出口許可證弄到手,那麼一切都能夠迎刃而解。雖然講的都是正事,但夜帷還是抑制不住內心的喜

黃昏想不到有誰精通這一行,但他認識一個掌握相關門路的人,倒是可以介紹給夜帷,夜帷詢問黃昏這人是否可靠,黃昏讓她放一百個心,畢竟這個人,可是讓他放心把整個家都交給他照顧的存在。

夜帷對黃昏提供的幫助表示感謝,而黃昏則是認為,事關東西兩國的和平,幫助夜帷,也是他應盡的義務。

夜帷望著黃昏離去的背影,「喜」字印在了瞳孔當中,「啊啊啊,前輩,你是如此的優秀,能干。為了您,我絕對要實現東西兩國的和平。」

夜帷一邊說著,一邊走到黃昏提供的地點。「這就是情報販子的藏身之處嗎?」望著衍生到底下的樓梯,夜帷很快就走了下去。

「如需服務,請按下按鈕。」看著這幾個大字,夜帷出于謹慎,從兜里掏出了一支筆按了下去。

然而按下去,等來的不是鈴聲,而是電擊。好家伙,這人還是一個整蠱專家。夜帷不屑地看著手中燒焦的筆。「哼,無聊的 把戲 。」說罷,她便直接打開了房門。

剛打開門,一塊成噸的黑板刷砸了下來,在來到情報販子房門之前,夜帷可以說是來了一次神廟大冒險,不過這對于夜帷來說,如同小兒科。很快,她穿過了重重障礙,打開了最里面的一間房門。

「桀桀桀,小姐姐有兩下子啊!」蒙面男子一把手槍頂住了夜帷的后腦勺,但夜帷卻沒有一絲慌張,反而是轉過身說道:「你就是情報販子富蘭克林?早安,或者晚安,我有工作想委托你。」

「切,原來是黃昏的人。」弗朗基摘下面罩,抱怨道剛剛害得他那麼緊張,夜帷感覺弗朗基字如其名,有夠離譜的,但弗朗基卻是說道,自己在業務處理上,可是十分靠譜的。

像夜帷這種冷艷美麗的女子,他可是能夠給她打個骨折的。弗朗基扣動扳機,一朵鮮花從槍口發射而出,在耍帥這一方面,弗朗基可是細節滿滿,只可惜他不是黃昏,話音剛落,夜帷就對這個人徹底無語了,當下就轉身離去。

在弗朗基的勸說之下,夜帷說出了委托請求,為了防止這廝浪費時間,夜帷還強調了要的并不是他的簽名。

弗朗基一聽,這不就找對人了,偽造證件這種東西,依靠他強大的人脈,要搞到手,還不是分分鐘的事情。只要她能夠提供相關任務要求,報酬金額以及工作時限,那麼他就能夠搖人快速搞定。

然而夜帷卻不愿意把情報交給弗朗基,她要求弗朗基直接帶他去見那一個偽造證件的人,當面進行委托。

看來她還是不相信弗朗基, 夜帷 讓弗朗基搞快點,因為半個月后,就是外部長兒子的生日,她可不想因為沒有草莓,讓這次事故上升成為外交問題。

夜帷讓弗朗基老老實實地照著她說到辦,不然的話,她就將他抓到監獄里面去。

面對夜帷對威脅,弗朗基無所畏懼,他只覺得這個人可真是一個冷酷無情的人兒,弗朗基讓夜帷放棄這種想法,因為沒有他的話,她根本不可能見到接收委托的人。畢竟他們這種地底人,是最看臉的了。

夜帷聽完后,當即拉住弗朗基,第一次被女孩子拉住的他,有些臉紅心跳,甚至都不知道夜帷要帶自己去哪里。夜帷拉住弗朗基,自然是為了見那個偽造證件的人,不過如此突然,即便是弗朗基也無法立馬找到對方。

「接下來是傾述工作二三事的環節,來自廣播名蓬蓬頭國王先生的投稿。」一名中年馬尾男正叼著煙在書桌台上工作著,但在聽到這幾個字之后,他卻是回過了頭。只聽到收音機說道:「前不久,我到拜恩出差,順路走進一家酒吧,點了杯威士忌。」

「就是這里嗎?」夜帷與弗朗基來到一家俱樂部的門前,弗朗基提醒夜帷,即便人沒出現,也不許抱怨,畢竟那個家伙本身就因為身份信息被安保局的人掌握,才不敢在外拋頭露面。

夜帷顯得有些心急,弗朗基再次叫住了她。他認為夜帷這樣的打扮很容易就會引起警戒,畢竟那個俱樂部還有很多非法職業人員。為了完成任務,夜帷只好選擇喬裝打扮混入其中。而在弗朗基的建議之下。

再一次出來,他們就已經徹底改頭換面了。

「準備好了嗎?」弗朗基內心有些緊張,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約會嗎?此時夜帷的心情已經糟透了,內心的嫌棄近乎歇斯底里,但她依舊是面不改色地說道:「準備好了,達令!」

「順帶一提,如果讓我發現這個作戰計劃是出自你的私語,我會在完成任務的同時,將你干掉!」心臟驟停的弗朗基,只能一個勁地解釋道,這一切都是因為出入這家俱樂部的情侶很多,若不是她非要跟過來,他們也不用變成現在這副模樣。弗朗基多少有些心虛,但他說到話確實又有些道理,所以夜帷并沒有和他計較下去。

總之,一切等到進去再說,正當他們準備買入俱樂部前門的時候,門衛卻是攔住了他們。「慢著二位,此處未經介紹,閑雜人等不得入內。」見到老熟人還攔住自己,弗朗基當下就拉下了眼鏡。「是我啊,鮑勃!」

守衛見到來人是弗朗基,感到十分震驚,滿臉不可置信地說道:「還不是因為你,居然帶來了女人,害我一下子沒有認出來。」弗朗基看著鮑勃的表情,心里是樂開了花,怎麼樣,我都女人很正點吧!

進入到俱樂部,朋友們全部驚掉了下巴,沒想到萬年單身漢弗朗基,居然也能夠找到一個這麼正點的女朋友。場面之熱鬧,還沒脫單的同伴們,連忙喊上幾句大哥。在一聲聲大哥當中,弗朗基逐漸迷失自我,這讓得不耐煩的夜帷忍不住用力捏住了他。

夜帷將弗朗基來到一邊,「我不介意現在就將你了結的。」弗朗基認錯的模樣,像極了兩百多個月的孩子,「真的非常抱歉,我太想出一口惡氣讓周圍的人對我刮目相看了!」

夜帷正要提著弗朗基往門外走去,這時候中年馬尾男緊張兮兮地走了進來。「噢!他來了!」

「嗨,好久不見,鋼筆。」弗朗基說話間把發帶取下,原本被束縛起來的頭髮,當即又炸了開來。

「這人是誰?」鋼筆對眼前的這個女人很是戒備,畢竟他可不曾聽說,摯友富蘭克林戀愛了。「我有委托要交給你」,還沒等弗朗基噓寒問暖,夜帷就直接單刀直入說明了來意。

夜帷甩出一張發票丟給鋼筆,并交代了他必須在五日之內完成,至于具體的委托內容,還需要他接下任務之后才能交代。鋼筆看著這個趾高氣昂的女人,當下就扔掉了發票。原本他可是應知己的請求才冒險出面,沒想到竟然是白忙活一場。很顯然,這離譜的價格以及工期,就已經讓 鋼筆 不想接下委托。

鋼筆頭也不回地走了,夜帷當下叫住了鋼筆,鋼筆認為如果讓他回頭,就必須拿出一個合理的價格與工期給他,否則一切免談。然而夜帷叫住他的原因,并不是想要談價格,而是他們都身后,在不知不覺當中已經被兩個保安局的人給盯上。

被夜帷這麼一說,鋼筆可就不淡定了。「喂,富蘭克林,該不會是你暴露了蹤跡吧。」弗朗基心里雖然大喊糟糕,但還是理直氣壯地說道:「你這*貨,我怎麼可能會犯這種低級錯誤。」

鋼筆一聽,更加不淡定了,畢竟弗朗基向來謹慎,又沒有被保安局抓住把柄,看來這個*貨是自己了。見鋼筆還沒有緩過神來,夜帷提醒道,或許正是他剛剛所說的那個新客戶,走漏了風聲。鋼筆這時候也意識到了,自己被保安局的人釣魚執法了。鋼筆害怕得如同受到驚嚇的小鹿,當即撒腿就跑。

已經被盯上了,還做出這樣的舉動,只會加快被抓的進程。剛來到轉角處,一名保安局的人就沖了出來,在這千鈞一發之際,夜帷一個飛雷神,按住了鋼筆的背部,并將保安局的人踹飛。

夜帷拉著鋼筆,與弗朗基三人繼續往前沖去,鋼筆大罵夜帷是一個腦子不清醒的人,畢竟保安局的人要抓的是他,他們只要裝作不知道,就不會有事。然而夜帷卻是認為,從他們接觸的那一刻開始,她就卷進了這件事當中,另外,如果鋼筆心有愧疚的話,就踹開那個粗心的客戶,接下她的單子。

倘若鋼筆接下她的單子,夜帷承諾,保證他的人身安全。夜帷剛說完,立馬又解決掉了幾個保安局的人。如此猛烈的視覺沖擊,鋼筆只感覺內心充滿了安全感。

「哈哈 ,怎麼樣,她可比你認識的那些有錢人靠譜多了。」弗朗基不忘炫耀一下他的一日女友。

只不過保安局的人并不是沒有準備,拳頭和冷兵器都行不通,「咔嚓」一聲,手槍就已經上膛。

七步以外,當然是槍快,弗朗基深知這一點,所以在這危機時刻,弗朗基預判了搶手的預判,一把將夜帷按倒在地上。

「你這家伙」,被莫名其妙地撲倒,夜帷心中有一萬個羊駝,撿了一個大便宜的弗朗基則是笑著解釋道,這一切都是為了她好。

然而夜帷卻不吃她這一套,原來在保安局的人即將開槍的瞬間,她的小夜飛刀就擊中了對方。這波頂級預判,讓得弗朗基感覺自己剛剛是多此一舉。保安局的人潰不成軍,夜帷說完之后,立馬就拉上披風,想要徹底甩開保安局的人,不過弗朗基再次叫住了夜帷。

作為土生土長的地底人,弗朗基可是知道那片區域布滿告密者的店鋪,所以他們必須要走自己所指引的一條廢棄的地下坑道。看來你這個情報販子并不是徒有虛名,夜帷罕見地夸贊了弗朗基。而弗朗基也沒有謙虛,弗朗基認為,如果是他想的話,即便是西國的家伙也甭想抓到他。

見弗朗基鎮定自若,夜帷感到有些疑惑,既然這樣,弗朗基為什麼還要協助他們。弗朗基卻是說道,「哦不,你錯了,我哪邊都不幫哦,我只是看不慣東國的做法,這個國家實在是太壓抑了。」

弗朗基笑著說道:「所以我才想給他們的生活添點堵,誰叫我正直叛逆期呢。」弗朗基說完,鋼筆頓時露出了欣賞之色,不愧是我的知己,我懂這種感覺。

夜帷覺得弗朗基是一個幼稚男,吐槽他好差勁,弗朗基沒想到自己這麼帥氣的回答,竟然得到這種反饋,反過來吐槽道夜帷的性格實在是太差了,肯定不受歡迎吧。

時間來到第二日,弗朗基一如既往地在小報亭看店,這時夜帷走了過來。「歡迎光臨啊,冷面冰山小姐姐。」

說罷便將情報連通報紙一同交了出去。「這是你要的東西,貌似是鋼筆用最快的速度趕制出來的。」

這次的委托,鋼筆最后還是提出了要多收五成的費用,在夜帷臨走之前,聰明的弗朗基詢問保安局的那些人,莫不是她故意引過去的吧。夜帷對此并沒有承認。

事情的經過,他弗朗基已經猜出了大概,不過因為大家都相安無事,所以也就沒有追究的必要。他只能感嘆道,這女人真的是頂著張漂亮的臉蛋,做起事來卻不擇手段。有了上一次的合作經驗,夜帷順道問起弗朗基認不認識仿制古董美術品的行家或者鎖匠。

聽到弗朗基「啊」一聲,夜帷嘆了一口氣,聲稱不久的將來,還會有工作需要擺脫對方。

弗朗基望著絕美的夜帷呆了一下。「開什麼玩笑,跟你合作的話,我會沒朋友的好不好!」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