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發癲」現場!富堅義博的推特賬號,變成了互聯網文化盧浮宮

作為推特上目前粉絲數最多的漫畫家賬號,富堅義博和他的粉絲們就這樣在這里各干各的,倒也像是這位特立獨行的漫畫家會采用的運營方式。

在開通推特賬號后的一個月里,富堅義博每天都會上傳一張照片,更新自己繪制《全職獵人》漫畫原稿的進度。

盡管這些照片拍攝的絕大多數都是潦草的畫稿邊角,但這并不妨礙他的每條推特都能在短短一天時間里獲得數十萬點贊。

不同于大部分創作者的社交賬號會與關注者進行一些互動與交流,富堅義博的賬號自開設以來,除了每天發上一張照片更新繪畫進度以外幾乎不多說一句話,堪稱「富堅義博Bot」。

通常而言,這樣沒有什麼實質內容的社交賬號用不了多久就會讓人們失去新鮮感,逐漸被冷落。但在富堅義博開設推特賬號的時候,距離《全職獵人》上一次更新連載已經過去三年多時間,而如今讀者們終于找到了機會來表現自己「早已經憋瘋了」。

每當富堅義博發出新照片,就會有人試圖解讀出其中所包含的劇情信息,而其中不少已經到了堪稱看破「幻術」的地步,正如許多人聲稱自己在下面這張圖中見到了西索的身影:

甚至還有人附和說自己其實在前一天的畫稿照片中就已經找到了西索留下的痕跡,并補全了他所看到的畫面。

一個月過去,富堅義博的推特評論區不僅發展成了《全職獵人》粉絲們的團建基地,甚至有著發展為「抽象博物館」的趨勢。

1

歸根結底,富堅義博的這個賬號在登場之初就顯得有些特殊。在5月24日這個普通的日子里,它頂著「富堅義博」的名頭沒來由地出現,發了一張莫名其妙的原稿照片,又留下一句沒頭沒腦的「總之還有4話」。

這個賬號甚至ID用的都是默認亂碼,完全看不出通常的「官方入駐」痕跡。但光是憑著「《全職獵人》可能要恢復連載」的話題噱頭,這個不知真假的賬號就在轉眼間受到了推特上各類資訊號的矚目,進一步引發了討論。

轉發和留言的人群中有人直接「開香檳」慶祝復刊;

當然也有「網絡偵探」認真辦案,試圖分析這個賬號的真實性。

有人發現新賬號中的畫台與富堅以往的工作室照片有所不同

直到《一拳超人》的作者村田雄介轉發這條推特并表示「據悉這個賬號是本人」,緊接著集英社也給出同樣的認證之后,關于賬號真假的爭議才算是告一段落,而此時賬號的關注數已經接近百萬。

但富堅義博本人卻好像所有的爭議都與自己無關一般,賬號在發出那條推特后的一天時間里都毫無動靜,直到第二天又若無其事地放出了第二張畫稿,只是所包含的內容要比第一天豐富了些。

這次至少能看出是樹了

粉絲們的「病情」也隨之迎來了新的發展:一開始還有人一本正經地分析圖中是什麼場景,腦補其聯系的過往哪段劇情,但大伙很快就意識到「對著一張草稿圖大做分析」這件事本身就有夠荒誕,各類梗圖應運而生。

最常見的是將這張「樹」替換進各類藝術品的展覽空間;

對于當下的《全職獵人》粉絲而言,也沒有比觀摩富堅推特的草稿圖更牽動人心的事了;

而富堅的賬號Un4v5s8bgsVk9Xp(注冊時默認生成的亂碼),已經成為了《全職獵人》粉絲之間的接頭暗號,也是富堅義博的新代號。

這些梗圖來自于諸多不同語言的用戶,在《全職獵人》之外混雜了各類亞文化,有時甚至令人懷疑富堅義博自己能不能理解這些內容。

盡管語言不通,但顯然沒有多少人真的把富堅發布的內容當一回事,或者說這些內容本身遠比上「《全職獵人》有望復刊」這件事本身令人興奮,大家伙兒們只是找個地方一塊兒「發癲」。

富堅再度出現在大家視野里,也讓人們想起了一些每天記錄「《獵人》今天復刊了沒」或是曾許下「《獵人》不復刊就不剪頭髮」之類諾言的人們。

油管上一名叫作「樽江突擊」的主播就曾發愿,只要《全職獵人》還沒復刊,他就每天效仿作品中的尼特羅會長,每天揮出一千記「感謝之正拳」,他為此進行的直播已經從2020年1月持續至今。

當年第一次開播時,「樽江突擊」為表慶祝,花了2個半小時打了足足一萬拳,打到后來連手臂都舉不起來,只能敷衍地完成了指標。

而時隔2年,在富堅開通推特的那一天,「樽江突擊」也再次挑戰了一萬拳——他的練功服早已破爛,但他揮出的拳頭也比當年有力的多。而且這一次他不再以數量為標準,而是決定扎扎實實地打出一萬拳,除了吃飯上廁所之外,他花了足足十個小時才打完了這一萬拳。

這一次直播的觀看人數也遠超以往,人們前來恭喜他不僅達成所愿,還練就了體魄。

然而第二天,「樽江突擊」依然照常直播著每天的一千記「感謝正拳」,大家也意識到雖然富堅開通了社交賬號直播原稿進度,但《全職獵人》究竟要休刊到何時依舊遙遙無期、沒個準數。

2

對于不太關注漫畫的人而言,富堅義博的「休刊梗」甚至比他本人的作品一樣知名。

有人統計了《全職獵人》在《周刊少年JUMP》上的連載記錄,可以說從2006年開始,《全職獵人》就不再有一般意義上的「正常連載」——富堅義博大概每年只會畫上個一卷單行本分量的漫畫,之后便從雜志上人間蒸發,沒人知道他下次出現會是什麼時候。

這樣的待遇在集英社可謂獨此一份,換做一般漫畫家的作品理應早就遭到腰斬。

藍色為有連載的月份,紅色則代表休刊

而與斷斷續續的連載相對,即便是在每年屈指可數的連載話數里,讀者們等來的也并不都是豐富的畫面與劇情,反倒時常是些潦草的簡筆畫,讓人懷疑富堅義博實際只花了幾分鐘來繪制這些漫畫,

買漫畫的讀者們心也很痛

在2011年的時候,富堅義博終于為占了此前漫畫近一半篇幅的「螞蟻篇」畫下了句點,但就是在這一篇章的尾聲,他帶來了震撼讀者心靈的「九連黑」場景——長達九頁畫面只有全黑的背景與台詞。

黑底白字的表現方式并不少見,但敢在JUMP上連用九頁的那就只此一家了

這一幕在日后幾乎成為了《全職獵人》獨特表現力的最常用例證,被認為是僅限于漫畫可以表達的意境。但在連載當時,這一做法還是引發了諸多爭議,許多讀者很難接受自己苦等而來的是幾個對話框氣泡,覺得這又是富堅想出來偷懶騙稿費的滑頭詭計。

而另一方面,富堅義博又時常被粉絲們挖掘出一些生活動態,例如早年在「垃圾堆」中也能堅持打游戲;

據其助手說,因這張照片流傳甚廣,富堅不再讓身邊人隨便拍他的生活照了

近一些的則有去看音樂演出被碰上,還給女團送花籃。

而最知名的軼事自然是要數富堅曾主辦過「富堅杯(とがし杯)」麻將賽,并會為獲勝者繪制簽名板色紙。此事被曝出時恰逢《全職獵人》休刊,因此便有了富堅所謂「外出取材」其實是騰空去打麻將的說法。這之后「富堅杯」是否還有舉辦早已不得而知,但富堅義博沉迷麻將無心畫畫的梗卻流傳至今。

那屆「富堅杯」也已經是十年多前的事了

所謂「愛之深責之切」,讀者們積攢的不滿情緒最終發展為對于富堅義博的揶揄,在中文環境里就主要表現為用「老賊」「富奸」來稱呼他。

正如現今富堅義博推特下「群魔亂舞」的評論區一樣,這些梗起初也都是富堅義博的粉絲們自己刷得起勁,畢竟只有粉絲們才會挖掘著漫畫家的私生活,把他們工作之外的日常搬運到台前來。

粉絲們罵得雖狠,其中倒未必包含多少惡意,也沒有人否認其作品中所展現的才華,爭論的焦點無非是富堅究竟有沒有拿出全力來繪制這部作品,要是他更努力一些的話大家原本是不是有機會看見更加精彩的作品。

但久而久之,隨著富堅每一次休刊復刊都能成為行業內的大新聞,「懶散」「貪玩」「無責任心」還是成為了貼在他身上的標簽,此時便又輪到了漫畫的讀者們去為其澄清。

3

就像如今開通了社交賬號卻對來留言的粉絲們視而不見,只像個機器人一樣自顧自發推,富堅義博在過去也很少對自己引發的爭議進行回應,除了抱怨自己的腰痛癥狀。

富堅多次提及過自己的腰痛癥

依照其過去助手的說法,富堅義博早在連載《幽游白書》時期就已經深受腰痛困擾,經常趴在地上作畫來緩解不適。

富堅過去的助手味野くにお在漫畫《先生白書》中記錄的回憶

而就在前兩天,有人在推特上泄露了富堅為10月份的畫展所準備的致讀者信,其中提到自己這兩年已經無法再坐在椅子上正常作畫的了,甚至上完廁所都無法自主擦屁股,每次都不得不洗個澡。但所幸他開發出了新的繪畫姿勢,所以勉強還能繼續連載。

在開始抱怨腰痛癥之前,他也在信中自嘲到「我尋思你們大概在想:你趕緊接著畫就得了」,可見富堅義博對于外界加于自身的風評并非毫不在意。只是相比于「麻將梗」,身患脊椎病這種幾乎稱得上漫畫家職業病的事情幾乎連新聞都算不上,自然不會得到多少傳播。

只是在這封信泄露之后,回頭再看富堅已經堅持更新了一個月的畫稿推文便也多少有了些悲壯的色彩。之前還有人制作了梗圖來想象富堅義博拍攝這些原稿照片時的樣子,現在則有人回復說:「富堅擺不出這樣的姿勢」。

突然變成了地獄笑話的梗圖

關于這個推特賬號,起初還有不少人推測是JUMP編輯部想出來的點子,無非是為連載復刊而造勢,但不論是賬號出現時編輯部后知后覺的回應方式,還是如今依然望不到復刊希望的推文內容,都更讓人相信這個賬號的出現是富堅義博的個人行為。而這比起常規的社交賬號,也更像是富堅為了給自己打氣、讓大家監督自己而想出來的點子。

有不少人將這封信翻譯成各種語言發到富堅推特的評論區里,希望更多人了解到他勤奮的一面,也有人繪制漫畫或是制作新的MEME圖向富堅表達感謝,為他加油打氣,甚至有人請求他好好休息,不要再消耗自己的健康來作畫了。

但富堅的推特賬號對于這一切依舊表現得事不關己,只是如常上傳線稿照片,他的評論區則依舊是被大量的梗圖所淹沒。

也就是在這幾天的時間里,一度陷入了創作瓶頸的富堅義博評論區居民們又發明了新玩具。此前由于許多人只會每天復讀現成的梗圖,造成評論區同質化嚴重,一些人便主動將自己發的梗圖設置成「敏感內容」,需要點擊方可看到。

富堅推特評論區現狀

但就結果而言,這樣的設置反而激發了人們點擊的欲望,導致評論區的熱評全是敏感內容,人們興沖沖地點進去卻發現是早已看厭了的舊梗。于是新一類梗圖隨之誕生,那就是「憋標記你那敏感內容了」。

這些梗圖依舊大多以《全職獵人》或是《幽游白書》的畫面作為素材,卻又好像和這些作品以及富堅義博本人都沒有多大關系。

作為推特上目前粉絲數最多的漫畫家賬號,富堅義博和他的粉絲們就這樣在這里各干各的,倒也像是這位特立獨行的漫畫家會采用的運營方式。

結語

富堅義博因「休刊梗」而飽受爭議,但對于更多漫畫家而言,這樣的「風評被害」反倒是人氣畫家的一種特權。

對于大多數人而言,因種種原因而「休刊」只能意味著逐漸被人遺忘,其中因病導致的無奈停刊更是數不勝數。

《武器種族傳說》的作者冬馬由美因青光眼發作致使作品自2015年開始無限期停載;

《境界觸發者》的作者葦原大介因頸椎病和膽囊炎致使作品反復休刊;

《NANA》的作者矢澤愛因病導致作品休刊超過十年;

負責《火星異種》劇本的貴家悠身陷疾病,作品反復休刊,最終合作的畫師加入了其他作品……

這些作者和他們的代表作都一度小有名氣,被改編為動畫游戲或是真人電影,對于他們個人而言是無可取代的生涯作品,但對于行業而言卻并非不可替代的商業產品,并不能因此得到什麼額外的特權。即便風頭正盛,一旦因病停刊就不可避免會人氣下滑,逐漸從人們眼前消失,就連那些最忠實的粉絲也會在漫漫無期的等待中轉向絕望,背身離去。

漫畫家會因作品受到關注收獲粉絲,會由此得到追捧,也會因此遭到攻訐,甚至讀者粉絲群體彼此之間還會互相攻擊,能為某位作者究竟是否敬業是否有才華而吵得不可開交。

但對于完成作品而言,很難說這些爭論對于不同的漫畫家而言究竟有多少意義。

魚豐憑借著《地-關于地球的運動》獲得了手冢治蟲文化賞的漫畫大家,他也是目前獲得該獎項的最年輕的漫畫家。而在獲獎感言中提及自己的創作動機時他說到:

「或許有九成確實是為了獲取他人的贊許,但剩下的一成,是我想要描繪出自己內心的話語和能打動自己的畫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