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68話:約兒受傷,一場屬于尤里與黃昏的戰斗開始了!

很好,吾的名字為腹卷古里克森,看你能把我這件鋼鐵卷腹怎麼樣。大胖還沒說完,約兒的猛烈進攻就直接噶走了他的腰子。雖然戰斗以碾壓式的勝利告終,但約兒雙手應付這個噸位,也受到了不小的傷害。

第二天清晨,醒來后的約兒才發現雙手已經腫了起來,為了不讓羅伊德先生懷疑,約兒只能解釋道,昨天在上班的時候,不小心狠狠地撞上了防火門。

黃昏雖然感到不可思議,但對于約兒,已經徹查了身份的他,并沒有懷疑。反而是關心地詢問約兒要不要緊。

約兒眼角掛著吊墜一般的淚珠,她覺得以她的恢復能力,靜養一天也就沒事了,然而這個時候,不速之客尤里直接破門而入。

見到姐姐受傷,原本開開心心的尤里瞬間變得罵罵咧咧,他質問羅迪這個混蛋,到底對自己可愛的姐姐做了什麼,對于尤里這種上來就問罪的行為,安妮亞用行動表示了這家伙屬實是有些膈應人。

看著姐姐受傷的雙手,尤里內心萬般刺痛,他當即呵斥羅迪,讓他快點代替姐姐準備飯菜,這讓得幫忙。黃昏倍感無語,畢竟這活一向都是他來包攬的。為了不給羅伊德先生增添麻煩,約兒也在廚房。

對于這位無比溫柔,且讓自己時常掛念的男人,約兒臉色顯得有些通紅。

我總是一味地依賴羅伊德先生的溫柔,真的是感激不盡。

這幾個字落在尤里的耳中,如同晴天霹靂。

他大步流星式地走到廚房,一把奪過黃昏受傷的玩具小刀。

交給我吧,尤里一臉嚴肅,隨即便開始對食材施展十八般武藝。

尤里一頓操作猛如虎,但繼承了姐姐廚藝天賦的他,看著旁邊閃閃發光的餐點,尤里還一臉得意地說道,自己在數量上已經贏麻了。

尤里像以前一樣開始給姐姐投喂,約兒也大口吃了下去,但咀嚼了好一會之后,已經冒汗的約兒卻怎麼樣也咽不下去。

納尼,難道說尤里的廚藝水平退步了嗎,還是說我每天吃著羅伊德先生做的料理,所以嘴巴被養刁了?約兒勉強咽下,其一言難盡的表情,讓尤里內心咯噔不已。

尤里十分不服氣地對著羅伊德說道,輪到你了,這讓得黃昏感到甚是奇怪,然而尤里卻是說道,難道你連喂姐姐吃飯都做不到嗎,就這還算得上丈夫?雖然約兒強調自己能夠自己吃,但尤里這生怕自己給不了助攻的模樣,讓黃昏舉起了美食。

來吧,啊~~~~~~原本就已經心動的約兒,此時小鹿亂撞,她的大腦已經完全無法思考。

但在她即將吃下去的時候,尤里卻不樂意了,只見他淚流滿面地喊住了羅迪,打咩,打咩喲!居然在我面前公然啊來啊去,喂狗糧什麼的。尤里的行為,讓黃昏都想請他吃溜溜梅。

因為尤里無法接受黃昏喂食,所以最后變成了安妮亞給約兒投喂。

面對安妮亞,約兒十分開心地就吃了下去,而安妮亞的神補刀,則讓尤里感覺自己輸掉了這場 比試

他重重地捶打著地面,可惡,這 在是太可惡了。

然而尤里卻并不打算放棄,他認為料理這是飯后收拾才是最辛苦的,他要和羅迪用洗殘局一決勝負。黃昏覺得大可不必,畢竟不用比試,他都會全部收拾干凈的。

然而在尤里的堅持之下,這場荒誕的比試又展開了,約兒開心地給二人打氣,尤里因為過度開心,手中的盤子一下子就碎了一地。

結果一場比試下來,尤里的盤子全部變成了戰損版本。唯獨羅伊德的餐具洗刷得干干凈凈。

不行,那就用洗衣服來決一勝負,尤里指著羅伊德說道,然而約兒卻認為,那樣子實在是太難以為情了。既然洗衣服不行,尤里又提出用打掃浴室決一勝負,可浴室只有一間,根本比不了,沒辦法的尤里只能和他比必看誰更快完成垃圾分類并倒完垃圾。

不出意外,尤里再次輸掉了比試,不服氣的尤里想要和他比家庭記賬,此時的黃昏已經感到了厭倦,他在想如果故意輸掉的話,能不能早點結束,然而他還是小看尤里了,黃昏故意放水,根本逃不過他的眼睛。在接下來的比試當中,尤里已經陷入了癲狂,然而在全部比完之后,累倒在地上的尤里才不得不選擇明白。

在做家務這一方面,他根本贏不過眼前這一個男人,難道說比起我,這個男人對姐姐更有幫助嗎。看著又菜又愛玩的尤里,黃昏只想快點讓他回去。而這時候,約兒卻是打開了柜子說道,洗潔精和垃圾袋都好像用完了。這一番話,讓尤里抓住了最后的希望。

來吧,羅伊德·佛傑,就來一場最后的勝負吧。究竟誰能以更低的價格,更快的速度,買到質量更好的東西,用采購決一勝負吧!

約兒都認為尤里應該適可而止,但尤里卻是讓姐姐把需要的東西全部都列出來。

拿著清單,尤里詢問羅伊德有沒有做好覺悟,然后自己充當裁判,三二一把自己給打發走了。

望著一溜煙離去的尤里,羅伊德不緊不慢,他拿起帽子如同往常一樣走了出門。

黃昏看著清單上要買的東西,全部都是應該尤里剛剛弄壞或用完的,感嘆尤里真會給人添亂,隨后往4號街,正好是特賣日的超市購物。

而尤里這邊,他直接對著小販亮出了三個S的證件,讓得小販冷汗直流。

哈哈 ,尤里大哥,什麼大風把您給刮來了,我可什麼都沒做啊。尤里看著告密者,一臉嚴肅地盯著對方。喂,告密者,這附近哪里能買到最便宜的洗潔精。尤里這番話,讓告密者直接驚住了下巴。

另外,我還想知道牛奶和盤子的詳細情報提供人。面對一臉認真的尤里,告密者都不知道這個煞星到底在搞哪一出。

買完東西,尤里健步如飛地往回跑,已經覺得自己贏定的尤里,發出了毀天滅地的笑聲,不要小看保安局的實力啊,羅迪!

然而跑回到家中,說出哦該理的人卻是羅迪,尤里再次輸麻了。

嗚嗚嗚,我,我對姐姐來說,已經是無用之人了,羅迪一個人就能給姐姐幸福了,嗚嗚嗚。

尤里的話全是感情,沒有任何技巧,然而姐姐卻是在地上撿起了一盒糖果說道,啊,這款糖果真是令人懷念啊!

以前他們一起進山的時候,就經常吹這個,防止熊熊靠近。這時候尤里也補充道,他記得姐姐很喜歡里面的蘋果口味。姐姐開心地說道,沒想到你還記得呀。這東西居然還有再賣,真虧你能夠找到。望著狼狽不已的尤里,約兒溫柔地對著他說道。

聽我說謝謝你,尤里。姐姐的溫柔,讓尤里瞬間沉浸在了蒲公英團里面。

而黃昏這時候也補充道,真不愧是你,尤里。對自己的姐姐居然這麼了解,跟你比起來,我還差得遠呢。終于聽到了羅伊德說出了一句自己愛聽的話,尤里再次振作了起來。

就是咯,我比你更了解姐姐,我才是那個能夠從心靈上給予姐姐支持的人!尤里開心地笑出了豬聲,我怎麼可能輸給你這種家伙呢,真是八嘎牙路,啊嘿嘿嘿嘿。

尤里說完當即甩門離去,這來去如風的愛的證明,讓黃昏一家都感到甚是無語。而安妮亞此時已經吃起了口哨糖慶祝。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