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之琳父親關山:和兒女28年不來往,去世后前妻不參加葬禮

說起關山,已經沒有多少人知道他是誰了。

而說起關之琳,很多人都知道她的美貌和風韻。

而關山就是關之琳的父親。

原本是東北人的關山,最終在香港的電影界,取得了一番成就。

他出生于沈陽下面一個叫黑林子村的地方。

兒子出生后,關世棟將關山托付給弟弟照顧,

所以,童年時代的關山,幾乎沒怎麼見過父親。

關山不像其他孩子,拿到錢后去買零食或者玩具,

而是在接過父親給的錢后,都跑進了電影院。

那是上世紀四十年代,沒有電視機,電影就是城市大眾的最好消遣。

黑白熒幕上的各種人物,給關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雖然喜歡,但是此時的關山在現實中,卻還從未接觸過電影。

再后來,長大后的關山,曾就讀于中山大學。

此時,父親關世棟已經從軍隊退役。

在上世紀四十年代末,全家又遷往了香港。

關山今后的人生,隨著這次搬家,發生了直接的變化。

原本以為來到香港,全家能過上一段幸福團圓的日子。

可不久之后,關世棟就因病去世了。

家庭的突然變故,讓關山、母親以及弟弟們措手不及。

由于幾個弟弟年幼,母親漸漸老去,

養家的重任,都落在了關山身上。

彼時關山,大學還沒有畢業。

加上他來自東北,不會說粵語,在香港屬于絕對的外來戶。

既沒有語言優勢,也沒有學歷,

剛剛長大的關山,只能在碼頭和礦場干苦力。

他做過搬運工,做過海濱浴場的救生員。

再后來,關山在一家鐵廠,謀得一份相對穩定的車床工的工作。

彼時的他為了養家糊口,兒時的電影夢,早已被他深埋起來了。

他本以為,自己這輩子就是普普通通的工人,

但是在他21歲這年,命運卻悄然發生了變化。

這一年,關山看了一部名為《人鬼戀》的電影。

電影是由當時的知名導演陶秦執導的。

一場電影看下來,無論是情節還是人物,都給他帶來了極大的震撼。

關山突然覺得,應該為自己而活,要去當電影演員。

此時,因為多年來的戰亂,

內地尤其是上海的很多電影公司,都在香港扎堆。

招聘演員以及演員培訓班,到處都是。

可是對像關山這樣一個底層的工人而言,

他既不是科班出身,也不認識什麼人,

想要進入電影界,難度還是不小的。

但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關山在這一年,報考了當時的電影公司自由公司。

可能是由于沒有任何經驗,第一次的報考以失敗告終。

關山沒有氣餒,而是直接找到了長城電影公司。

他也不問對方招不招演員,開門見山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袁仰安,長城電影公司的元老之一,見到了這個橫沖直撞的年輕人。

誰沒有年輕過呢,袁仰安很欣賞關山的直接。

此外,他英俊的外表和不俗的氣質,也讓袁仰安感到,

這個年輕人是個可造之才。

雖然長城電影公司沒有直接收他為員工,

但袁仰安卻給他指明了一個方向。

「你先去報考演員培訓班,如果能順利結業,也就能拍戲了。」

當時,在港的各大電影公司,為了網絡吸納演員,都有各自的演員培訓班。

就這樣,關山用了兩年時間,才順利考入了培訓班。

又經過一年的培訓學習后,關山再次見到了袁仰安。

只不過這一次,他已經成為公司里的一名演員了。

彼時,長城電影公司,正在籌劃把魯迅的經典《阿Q正傳》搬上大熒幕。

這部戲的背景是江南農村,而大部分的內容也是反映農村的,

所以,演員最好有過鄉村生活的經歷,最起碼也得了解鄉村才行。

而香港是個彈丸之地,本地的很多演員,

從小都是在城市和工業化的模式下熏陶起來的,對于鄉村完全不了解。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袁仰安把目光瞄向了關山。

關山此時雖然還沒正式拍過電影,

但是他有農村生活的經歷,而且外形條件也不錯。

袁仰安覺得,關山飾演主角阿Q再好不過。

就這樣,在1957年,關山正式出演了電影《阿Q正傳》。

這不但是關山本人的首秀,也是 內地電影史上第一部描寫阿Q的作品。

結果正如袁仰安所料,關山在劇中的演繹非常出彩。

電影后來還入選了瑞士羅加諾影展。

而憑借阿Q這個角色,

關山在1958年,獲得了影展的最佳男主角銀帆獎。

25歲的關山,成為第一個在國際電影節獲獎的香港演員。

他可謂出道即高峰,一個新的影星就此誕生。

當年,香港影壇的龍頭自然是邵氏。

1961年,爆紅的關山,也成為邵氏電影公司旗下的一員。

這一年,關山和林黛合作,出演了電影《不了情》。

林黛在香港,有著女神之稱。

而執導這部作品的,也是當年啟發關山入行的陶秦。

《不了情》的成功,讓關山成為香港華語樂壇的一線小生。

接下來與之合作的,是李翰祥、陶秦、何夢華、羅臻、秦劍等這些大導演。

而關山也不負眾望,

接連推出了《楊乃武與小白菜》、《梁山伯與朱麗葉》、《紅伶淚》等佳作。

關山出演的影片,多數是文藝片,

因此他也被稱為當時最紅的文藝小生。

1963年,關山攜手林黛,出演了電影《藍與黑》。

可始料不及的是,電影還沒有拍完,林黛便自 s了。

因此,這部影片后來一直拖到1966年才與觀眾見面。

雖然有著很大的缺憾,但電影上映之時,依舊在全港引起了極大的轟動。

關山文藝片小生形象,在觀眾印象中的巔峰時刻。

從出演《藍與黑》之后,關山的電影之路就慢慢發生了變化。

1969年,邵氏公司發生了「地震」。

一大波演員紛紛離開了邵氏,關山也在其中。

他們的理由是,邵氏過分壓榨藝人。

離開邵氏后,關山沒有再與任何一家電影公司簽約。

他以自由的身份,頻繁往返于香港和台灣,又接連拍攝了大量的國語電影。

但是,沒了邵氏公司這棵大樹,電影的質量便有些參差不齊。

1972年,關山成立了自己的電影公司。

雖然彼時的關山有忠實的觀眾,但是從做演員轉型到運營電影公司,

這中間的跨度很大,而且新興的公司,也無法和邵氏這樣的大公司競爭。

此后,關山以導演的身份拍攝了電影《唐人客》,但幾乎沒有引起任何反響。

與此同時,進入七十年代,香港影壇也發生了劇烈的變化。

文藝片漸漸不再吃香,取而代之的,是各種動作片。

整個七十年代,關山幾乎沒什麼作品。

偶爾出現在熒幕上,也是以客串身份在出演。

所以現在回頭去看,關山的影視輝煌,是在六十年代。

整個七十年代,他的演藝事業其實一直在走下坡路。

八十年代初,關山已是人到中年。

他敏銳的意識到,再打拼下去,也不會有什麼成就了。

于是在1982年,49歲的關山正式息影。

他移民美國,開始專心經營生意。

選擇這一年離開香港,或許還跟女兒關之琳有關。

因為就在這一年,年僅20歲的女兒,要跟一個47歲的中年人結婚。

這個中年人,就是香港金融行業的大鱷王國旌。

王國旌當時的年紀,僅僅比關山小了兩歲。

女兒要嫁給一個堪比父親的人,關山的顏面自然掛不住。

雖然極力反對,但已經長大的關之琳,

經常用「你又是個什麼樣的人」來反駁關山。

關之琳的叛逆,讓關山始料不及。

可這一切的源頭,確實又跟關山的風流有關。

如果看關山年輕時期的照片,標準的國字臉,而且長得眉目清秀。

這樣的容顏在那個年代,能迷倒萬千的少女。

還在1960年,也就是關山剛剛成名之際,

他就和演員張冰茜走到一起了。

彼時,曾發掘關山的伯樂袁仰安,名下有新新影業公司。

張冰茜和關山,當時都是這家公司旗下的藝人。

兩個人不久便結婚,在當時的影視圈一度被傳為男才女貌、天作之合。

1962年,他們的大女兒關之琳出生。

彼時的關山,事業上正如日中天。

何況他身處娛樂圈,身邊每天都充斥著各種誘惑。

很快,關山的風流就展現了出來。

張冰茜在日常生活中很體貼,甚至用一味遷就的方式,容忍丈夫胡來。

然而,年輕的關山,根本看不到妻子的苦心。

就這樣,兩個人的關系開始漸行漸遠。

眼看丈夫收不住心,張冰茜還曾試圖再生一個孩子,試圖挽留他。

可孩子出生后,關山依舊我行我素。

于是,這個家庭在1975年,終于無可挽回的走向了破裂。

失婚后,張冰茜獨自一人帶著兒子去了美國。

女兒關之琳則留在了香港。

從小到大,關之琳都是看著父親的所作所為成長起來的。

在本該需要家庭溫暖的年紀,

每天看到的父母之間的戰爭,以及父親在外面拈花惹草,

這對于孩子的成長和影響,則是致命的。

于是,漸漸長大的關之琳,變得叛逆而任性。

不顧家、風流、沒有責任,這是關之琳對父親關山的評價。

所以,當關之琳要和王國旌結婚的時候,

內心既有對父愛的渴盼,也有和關山的慪氣和對他的報復。

她相信了王國旌的甜言蜜語,相信了他能給自己幸福和完整的家庭。

憤怒的關山,一度在女兒面前尋死覓活,企圖阻攔她。

但是,此時的關之琳,根本不把關山的話放在心上。

就這樣,1982年關山一個人去了美國。

而女兒則嫁給了王國旌。

結婚剛剛半年,關之琳就和王國旌散伙。

這次婚姻的經歷,加深了關之琳對父親的怨恨。

此后28年的時間,父女倆幾乎沒有任何來往。

關之琳的生活中,完全屏蔽了關山,平日里只和母親和弟弟來往。

而關山這邊,雖然年齡日漸增高,可身邊依舊鶯歌燕舞。

他交往的女伴,年齡甚至一度比關之琳還小。

甚至67歲時,關山仍舊帶著女伴,毫不避諱地逛街喝茶。

這一切被關之琳得知后,內心就更加氣憤。

關山也曾公開表示,自己對女兒和兒子,是非常想念的。

但關之琳對此卻不屑一顧:

你身邊不是有那麼多女伴嘛,怎麼會覺得寂寞呢?

這種劍拔弩張的關系,一度持續到關山生病。

2010年,77歲的關山中風了。

與他交往10年的女友不辭而別,

關山的身邊,此刻一個親人也沒有。

直到此時,關之琳才動了惻隱之心。

在關山生命的最后兩年里,

關之琳時常在關山身邊陪伴和照顧。

而父女間的心結,才慢慢消解。

此后在姐姐的影響下,關之琳的弟弟也時常過來看望父親。

2012年10月,關山離世。

關之琳特意花了400萬港幣,在深圳為關山買下了一塊墓地。

父親的后事,舉辦得也不可謂不風光。

值得一提的是,兒女們和父親的關系,最終和解。

但作為前妻的張冰茜,似乎永遠不能消除關山曾經對自己的背叛。

在關山去世的前前后后,張冰茜一直沒有出現過。

除了年紀大的因素外,恐怕還有她內心一直存留的怨念吧。

關山走了。

帶走了他一生的風光,

還有他那一世風流。

圖片來源網絡,侵權聯系刪除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