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72:僵持的局面,安妮亞展現鋼鐵般意志!

警察!是警察,太好了,這一次我們有救了!伊甸學院的孩子們看到救援欣喜若狂,然而一聲槍響,卻又將他們拉回到了現實當中。

不許動!5秒之內回到座位,否則就把你們打成馬蜂窩。難以置信的比利當即穩住了局面,而校車內的槍聲,也讓得救援的內心為之一緊。車內三人都感到相當不妙,明明計劃天衣無縫,警察卻能夠提前埋伏,女人懷疑是小鬼干的好事,但比利卻認為,他們不可能知道目的地。

校車外,警察按照慣例要求比利等人放棄無謂的抵抗,比利雖然想要直接開車沖出去,但就目前的輪胎狀況,他們辦不到這一點。

而這時候保安局的人也抵達了現場,這讓比利感到更加不妙,畢竟保安局的人,才不會管你手上有沒有人質。

比利說著就從背包里拿出了一大塊黑布,他讓孩子們用這些布把窗口遮起來,這樣一來的話,狙擊手就無法觀測到里面的情況,進而發動攻擊。

正當警察想要繼續磨嘴遁的時候,車門口打開了。只見比利領著達米安走了出來,看到達米安脖子上的掛件,眾人背后一陣發涼,不敢輕舉妄動,比利聲稱如果他們亂動的話,他就會拉著扯上的學生還有另一輛校車的學生一起上路,而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接下來的談判。

比利的要求只有兩個,第一就是釋放他們被抓的17位同伴,第二就是讓他們所有人全部安全逃亡到北國。

只要他們釋放一名同志,那麼比利就會相對于釋放五名學生,這場交易看似十分劃算,比利也希望能夠用和平的方式解決問題,不過他可不打算繼續和警察討價還價,說完就拎著達米安回到了車里面。正當警察不知所措的時候,保安局的人發出了命令。

你們保安局的人來這干什麼?雙方面面相覷,保安局的人聲稱這些家伙已經歸他們管了,讓他們退下,警察覺得保安局不應該擅自采取行動,然而保安局的人卻是認為要做好突擊準備。

就如同警察保護市民一樣,他們保安局的人也有責任保家衛國,如果就這麼放過比利等人,無疑是在告訴西國,他們是任人割宰的角色,保安局無法做到用數十名市民的安全置東國于水火當中。

警長被說到有些無語,但上頭已經下達了命令,他不會讓保安局的人肆意妄為的。雖然行動受到了限制,但保安局的人卻是發出了冷哼,讓警察一方早點打消用談判解決問題的想法。

因為即使雙方都想談判,他們在獄中的同伴,大部分都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

校車內,司機認為比利應該更加強硬一些,但比利卻是認為,如果增加了時間限制的話,或許會給保安局的那群家伙制造強行突擊的借口,他們現在要做的,就是爭取時間等待孩子們父母進行施壓。

回到座位的達米安感到十分羞愧,畢竟他什麼都沒做到,實在是太丟臉了,然而大壯比爾卻是安慰道,達米安已經很厲害了,光是在這種場合沒有驚慌失措,就已經很了不起了。

要知道他們都還只是五六歲的小孩子,受到保護一點都不可恥。兩小弟也覺得比爾說得有道理,這讓達米安的心安定了不少。不過能夠這麼成熟的思考問題,達米安也忍不住吐槽,大壯你這小子其實內心是個阿貝吧。

安全屋內,管理員小姐姐已經掌握了兩輛校車的位置,其中土耳其烤肉還目擊到了一輛疑似伊甸學院的巴士沿著113號線南下。接下來他們只需要將情報泄露給警察,任務就算完成了。

保安局這邊,有目擊者向警方提供了有關劫持校車的情報,在德姆福雷斯特地區,疑似有5、6班乘坐的校車,聽到這則消息,被綁在柱子上的尤里可就興奮了起來。

因為他在那一帶有很多線人,派他去的話,保證能事半功倍。

被放出來后,尤里很快就找到了線人,根據目擊者的報道,再20分鐘前校車在特魯橋最后出現,尤里認為那邊有警察臨檢,而且長時間駕駛校車轉來轉去也很顯眼,這樣的話,他們很有可能會連人帶車,潛伏在這附近。

對于另一輛校車的蹤跡,尤里雖然還沒有找到,但憑借他強大的關系網,他是翻遍這地帶也要找到他們。

安妮亞校車這邊,保安局再次接到了命令,在車輛B被找到之前,A小隊暫時原地待命,這樣一來,他們就不得不進行持久戰了。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車內的小朋友們都快憋不住了。

比利讓想上廁所的小朋友站起來,他會一個個帶他們到樹叢里解決,雖然這十分不符合伊甸學生的形象,但緊急關頭,沒有人會注意那麼多,憋不住的小胖第一個就站了起來。

看著校車再次開門,保安局的人覺得可以下令狙擊,但上尉還是讓他們原地不動,畢竟下手的話,就必須一網打盡,否則只會是夜長夢多。

經過一番暢快的釋放,小胖還是覺得這實在是太羞恥了,比利看著小胖這樣,覺得他的命實在是太好了,以后一定要對父母心存感激才行。

說話間,貝琪家也趕到了現場。啊這,這不是瑪莎嗎。剛趕到的亨利老師叫住了瑪莎。沒想到他們還是一對老相識,瑪莎對此也感到疑惑,亨利表示,自己就是車上孩子的班主任,當然得來到這里。

不過對于瑪莎來說,像他這樣的老頭子,即便來了也做不了什麼,目前孩子們還困在車上,再這麼拖下去的話,不知道孩子們的身心能否堅持得住。

時間在一點一滴地過去,車內的孩子們已經快受不了這一份煎熬,內心不斷的吐槽,讓安妮亞感到頭暈目眩。

比利打開門詢問評議會怎麼還沒有給出答復,警察為了安撫比利,只能說已經在辦手續了,現在他們還想確認一下人質的安全,希望能夠給人質送上食物和水。

比利雖然是反派,但卻并非狠人,他答應了警察的請求,只不過送食物的人,不能是警察身份。

這時候亨利老師的作用就體現了出來,作為孩子們的老師,他的到來能給孩子們很大的安全感,姥爺覺得應該把主廚的頂級料理送過去,瑪莎卻認為這樣只會讓敵人更加反感,送上車內的預先準備的野戰食品會更加好。警方原本想要依靠偽裝來尋找突破口,但亨利老師卻覺得如果被識破了,事態將會變得越發嚴重。

最終亨利老師把食物送了過來,配合檢查之后,順利看到了孩子們。

看到亨利老師,孩子們恨不得就跑到老師身邊,但亨利老師卻是讓孩子們保持冷靜,作為伊甸學院的學生,應當在任何時候都要堅韌不拔,臨危不懼。在鞭笞的同時,還不忘安慰孩子們,一定會得救的。

望著受傷的宿舍輔導員老師,亨利希望能夠送他去醫院治療,但比利卻認為他是重要的人質,不能這麼做,沒辦法的亨利只能提出用自己作為交換,畢竟像他這樣的老骨頭,同樣構成不了任何威脅。

比利最終同意了亨利的建議,瑪莎也被亨利的舉動感到震驚,沒想到那個笨蛋會如此亂來。

成為人質的亨利老師,這時候也看到了安妮亞與達米安,毫無疑問他們脖子上扣著的,就是炸彈,這實在是毫無人性可言。

亨利老師詢問大家是否都拿到了食物,希望能夠給予到語言上的安慰,然而安妮亞卻是大聲的說道,哇,安妮亞正好肚子餓了。

這是什麼鋼鐵般的意志!亨利老師大為震驚,回想起面試時候安妮亞所說的話,難道說赤手空拳穿越叢林,反復進行與死亡為鄰的考驗鍛煉身心,這些話原來都不是瞎扯的!

看到自家的產品,貝琪倍感欣慰,安妮亞覺得主宰世界的貝琪家前來營救,覺得這把穩了,貝琪雖然覺得他們家還沒有強到能夠主宰的地步,但只要用上坦克之類的,就一定能把劫匪炸飛吧。貝琪這番話,可是和她爸想到了一塊,完全沒有把自己的安危放在眼里。

孩子們都在一個勁地吐槽貝琪家食物的難吃,這讓亨利老師覺得自己的緊張,全是多余的。

看著比利的模樣,亨利老師詢問他否有小孩子。亨利也沒有不耐煩,說道自己有一個女兒。

亨利得知對方也是有家庭的,想要打感情牌,但還沒等他說完,比利卻是說道,他的女兒,已經被殺害了。

紅色馬戲團最初源于一場學生的運動,而他女兒正是為了保護社會上的弱勢群體發聲而已。然而對于伸張正義的學生,他們卻被付諸暴力,比利認為體制內的家伙沒有資格對自己說三道四。這番話,也讓亨利老師閉上了嘴。

尤里這邊,經過地毯式調查,他看著車轍最終找到了校車的隱藏之地,經過潛入,尤里最終找到了校車,而這也將成為整個局面的突破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