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73:為了大家不顧危險,五星上將安妮亞登場!

維迪,你給我站住!都和你說了多少遍,別參加什麼學生運動,跟那些家伙混在一起十分不安全。

回憶中的比利正在與出門的女兒吵,然而維迪對父親的勸告反而是感到十分不耐煩。

因為在維迪看來,紅色馬戲團是正義的,是時代前進的先驅,他們所做的事情都是為了扭正這個不公的世界。比利并沒有否定紅色馬戲團的存在,可目前的情況并不是說你沒做壞事,就能夠相安無事。

比利話語中充滿了對女兒的擔憂,生活在一個明知道事情不對,卻不能發出反對聲音的世界,那才叫做可怕。

維迪懷著一顆熱情的心,她堅信著自己能夠改變著什麼,可年紀尚小的她又怎麼會明白這個世界的復雜。維迪最終沒有聽從父親的話,她選擇了離開,即便父親已經說出了自己只是擔心家人的安危。

而這一次離別,也就成為了永別,再次見到維迪,她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比利不敢置信地望著躺在架子上的女兒,伙計說道,能夠找回身體,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作為維迪的父親,他也已經被人盯上。伙計建議比利在紅色馬戲團的幫助之下,逃到海外。

回到現實當中,比利怔怔的望著睡著的孩子,作為一名父親,采取這樣的行動,充滿了無奈但又沒有后退的路。不過這一份難處,在不經意間,傳達給了安妮亞,這也讓得安妮亞感到十分驚訝。

漫長的僵持,司機已經有些不耐煩,比利覺得直接讓2號車采取行動改變僵局,或許會更好。然而司機卻是認為,如果現在與他們進行聯絡,很有可能就會顯露他們的位置,所以現階段,車上的人質才是他們最大的籌碼。

尤里這邊,經過觀察,2號校車一共有6名目標人物,看著他們松懈的模樣,保安局的人都忍不住吐槽紅色馬戲團的人都是一群外行。

既然是外行,要解決起來也就簡單不少,他們很快就制定好了計劃,只要目標人物全部離開校車,他們就趁著這個空檔動手。

保安局的人整裝待發,在目標人物全部出來之后,尤里拔起了催淚物。

隨著催淚物扔過去,紅色馬戲團的成員全部大驚失色,雖然他們很快就反應了過來,但人的速度又怎麼快的上ㄗˇ ㄉㄢˋ的速度,即便他們想要用人擋,也因為距離問題不能做到。

領頭的胡子哥在隊友祭天之后獲得了靠近的時間,但還沒等他開門,尤里就沖了過來,尤里對于這種大人還要躲在小孩身后的行為感到十分不屑,拿捏對方也是分分鐘的事情。

但讓尤里沒有想到的是,胡子哥在被拿下的瞬間,朝他開了,雖然憑借著過硬的生存本能,尤里躲開了。

強忍疼痛的尤里,隨著霧散去,除開胡子哥以外的其他成員,全部歿了,而保安局的人也發現了受傷的尤里。

尤里在大喊疼痛的同時,直呼自己倒了八輩子的大霉,沒想到他有一天還會為了吉娃娃而受苦。

作為約兒的親弟弟,尤里的防御力按照道理來說不可能這麼弱,但這名男子此次是為了救吉娃娃安妮亞,屬實是力不從心,這也導致了他對傷害的防御力,變得弱得不行。

安妮亞校車這邊,上尉已經收到了2號車被掌握住的消息,這樣一來的話,上頭即便是不樂意,也不得不把1號車的執行權交給保安局。

上尉看了看正在打電話的公安同志。

打完電話后,公安不情不愿地將指揮權交還給了保安局,此時大局已定,上尉聲稱會在最短時間內解決事情,而在行動之前,他還是先做做樣子,嘗試用和平的方式解決。

啊,啊,能聽得到嗎?馬戲團的諸位,你們在另一輛校車上的同伙已經歿了喲。

上尉嘲諷紅色馬戲團的計劃之粗糙,并認為落得這個下場也只是時間問題,如果想要活下去的話,就只能乖乖投降,上尉聲稱會等到天亮,讓他們考慮清楚。

而聽到這則消息的幾人,早已心亂如麻,他們不敢相信計劃就這麼輕易的失敗了,司機更是呵斥比利,讓他不要再犯什麼迷糊。

司機認為,比利肩負著復興紅色馬戲團的重任,就這麼坐以待歿的話,她的女兒在下面,也不會開心得起來。雖然司機這麼說確實沒錯,但比利已經懵了,他無法再做出下一步計劃的判斷。

司機十分清楚,此時的比利已經完全沒有辦法了,等到逼不得已的時候,就只能靠他了,按照原先的計劃那樣,如果失敗了。

他們就會連同人一起,毀掉整輛校車。

司機的內心獨白,讓安妮亞感到一陣發涼,沒想到這個車上,裝有真正的危險物品,阿尼亞被嚇得已經快不能思考。

但這個時候,校車外也傳來了奇怪的聲音。

此時校車外,保安局衛兵中隊已經全副裝備,公安不敢置信地詢問上尉,不是要等到天亮嗎,但上尉卻是認為公安同志實在是太天真了。

他們要趁著夜色發動行動,沒有人會和這群腦子壞掉的家伙繼續耗下去。伴隨著上尉的命令下達,秘密公安行動開始。

安妮亞通過讀心術,已經知道了秘密公安正在靠近,但這麼做的話,他們真的很有可能會被傷到。

覺得自己一定要做些什麼的安妮亞,咽下了一口覺悟。

她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在同學們都不解的眼神之下,安妮亞猶如五星上將附身一般,為了大家不顧危險挺身而出!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