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54:阿尼亞神助攻,一人完成雙殺!

伴隨著約兒的覺醒,一場血雨腥風的戰斗終于迎來了尾聲,居合男不敢相信,剛剛一直拿捏的節奏,突然就反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反轉,而在船的另一邊,安妮亞剛和父親看完一場盛大的煙花表演。

睿智的安妮亞

看著蹦跶的安妮亞,黃昏抱歉地和安妮亞說道,沒有找到約兒小姐十分遺憾,被父親這麼一說,阿尼亞才想起自己原來忘記了這麼重要的事情,安妮亞慌張地看著四周,而黃昏也察覺到了周圍氣氛的不同。

保安局的人似乎開始慌慌張張起來,通過對唇語的解讀,黃昏大致讀懂了保安局人員之間的對話。

這一連串解讀起來,就是船底,被安裝了炸彈!

黃昏對此感到十分震驚,安妮亞也通過讀心術,知道了炸彈一事。

怎麼辦?黃昏一時間感到有些為難,畢竟這并不是他的任務范疇,肆意插手,可能還會引起保安局的人懷疑,另外保安局的人應當也有能力解決這一次事情。不過,俗話說得好,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倘若真的發生了爆炸事故,那麼情況就會變得十分糟糕,可他現在又不能丟下安妮亞不管,黃昏不知該如何是好,而在黃昏為難的時候,安妮亞也大聲地喊道,自己還想繼續去玩。

隨后便指向了一家托管游樂園。黃昏一看,心里暗自欣喜,這可是天助我也。黃昏將安妮亞送到兒童樂園之后,當即就轉身調查炸彈的事情。

而安妮亞,作為知曉一切的瓜神,在父親轉頭的瞬間,也從門口溜了出去。

拆彈專家

船底這邊,保安局的人正焦急地看著安插在上面的炸彈,雖然為了研究拆彈,這名男子已經禿了頭,但這種炸彈款式,地中海也都不敢輕舉妄動。就在這個時候,一名自稱在海軍大隊里處理爆炸物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

保安局的人一聽對方是行家,當即就把拆彈的位置讓給了這名中年男子。由于炸彈上面安裝了不少機關,所以無法將其移動扔進海里。

這位化名為及時雨的中年男子,自然是黃昏偽裝的,通過炸彈的模型來看,這是西國激進派曾經常用的炸彈款式,也就是說犯人的目標是東國的要員,要麼就是這艘船本身,就是西國執行計劃的一環。

只不過黃昏并沒有收到情報部的任何信息,這也就說明,或許存在第三方,別有用心之人,想要通過嫁禍西方,然后引發東西兩國的戰爭。

地中海詢問黃昏有沒有解決的辦法,而作為西國的頂尖間諜,對自家的炸彈,自然是擼起袖子說道:「沒有問題。」

大力出奇跡

溜出來的安妮亞,正迅速地奔跑著,她將炸彈的任務交給了父親,而自己則是要在戰斗結束之前,幫助母親。通過廣泛地使用讀心術,安妮亞最終聽到了不同尋常的聲音。

情報男內心說著自己已經到了抽身的時候,原來他才是真正黑吃黑的一方,他是想要通過爆炸,讓這艘船的所有人一同葬身于海底,如此一來,他就能夠不費吹灰之力,干掉奧爾卡夫人,不僅賺到了殺手們給的賞金,而且還能夠獨享東家的報酬。

由于距離有點遠,安妮亞很快就跟丟了壞人的信號,不過她也知道了母親所在的位置,就是游輪前方的屋頂,邁著她30厘米的大長腿,安妮亞朝著屋頂跑去。

很快她就找到了母親的作案工具,根據知情人士安妮亞后面的回憶,母親的長針如同定海神針一般,讓她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以拔出,不過在拔出來之后,安妮亞當即就聽到了上方母親內心說著「夠不著」的話。

原來因為失去了稱手的武器,約兒小姐只能依靠雙手與居合男對決,又因為無法使用「郭沫郭沫若」,她一時間也無法解決掉居合男。

此外,眼鏡男還時不時朝她開出幾槍,安妮亞在下方聽到后,也為母親趕到十分著急,由于這里并沒有墊腳的地方,所以安妮亞無法爬上去,為了能夠幫助到母親,安妮亞學起了標槍運動員的姿勢,當即就將長針對著屋頂擲去。「去吧,傳遞希望的光箭!」

安妮亞年僅四歲,將長針扔到屋頂上,已經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不過長針勉強摔在屋頂上,似乎并沒有什麼作用。

安妮亞保持著剛剛的姿勢,這支充滿希望的光箭,似乎并沒有看到希望。

不過還沒等她重新想過另一個辦法,她就聽到屋頂附近有另外兩個聲音。這兩位殺手因為震懾于約兒剛剛的實力,躲了起來,現在約兒正與居合男打得不可開交,所以他們希望能夠出其不意撿個漏,偷偷把奧爾卡等人給干掉。

感受到地面有人靠近,瑞伯也不禁嘆道,他們這是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啊。

兩位殺手看到四周無人,當機立斷展開行動,只不過因為走得太快,身后的一名殺手不小心踩到了約兒的長針,重重地摔倒在了地上,隨后更是條件反射地往前開了一槍,打中了前面的一位老伙計。

兩人頭部皆受到了暴擊,而前面西裝男更是在掛掉之前,點播了一首菊花台。

瑞伯等人并不知道上面到底發生了什麼,而瓜神安妮亞也沒想到,她就這麼簡單地,完成了人生的雙殺。

決勝

聽到后方有動靜,約兒向后一看,立馬就發現了自己的長針插在了別人的腚上,隨后她連翻20個跟頭,一把奪回了自己的武器。

武器在手,約兒的戰斗力再次提升一個檔次,居合男這邊也進入到了人刀合一的狀態,他似乎想用最后一招,與約兒分出勝負。

約兒當機立斷沖了上去,眼鏡男以為這是一個天大的機會,但還沒等他開槍,他的腰子就先中了彈。

原來剛剛退場的老男人部長,并沒有徹底昏迷過去,在這種關鍵時候,依舊發光發亮著。眼鏡男無法幫到居合男,居合男只能自己抓準拔刀的機會,伴隨著約兒從對方身邊沖了過去。

居合男的小心臟已經開始滲出番茄汁,很快就倒在了地上。

樓下聽著文字直播的安妮亞,在聽到母親說的話之后,知道這一次的勝負,是以母親的勝利告終了。約兒癱坐在地上,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看來她也很久沒有與這麼強的對手戰斗了。

黃昏這邊,在剪斷引線,炸彈并未發生爆炸之后,氣氛組也都歡呼雀躍起來,保安局的人都開心地拍了拍黃昏的肩膀,黃昏也只能符合著笑了笑,畢竟他壓力的源頭,并不是炸彈,而是混跡在滿是保安局人員的地方。不過黃昏并沒有松懈,他盯著已拆除的炸彈,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情報男這邊,他已經背好了行囊。「永別了,羅蕾萊公主號,就讓我大飽耳福吧!」此時船上某處,一枚定時炸彈,正在滴答滴答地倒數著!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