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51:逃亡大作戰開啟,約兒小姐一人獨占眾強敵!

第三方國的船只已經準備就位,奧爾卡夫人的大逃亡也迎來了最后的沖刺階段,只不過此時殺手們已經布下包圍網,在這煙花秀表演即將開始的情況下,一場對戰拉開了帷幕。

危機四伏

伴隨著主持人對美好生活的祝愿,約兒等人也正警戒地走出房間,很顯然,他們呆的地方,并不是3016號房。

「總之先前往保管橡皮艇的第三貨艙吧,部長先生也在那邊等著。」約兒一邊警惕四周,一邊給奧爾卡等人講述接下來的逃亡計劃,他們需要乘坐橡皮艇,然后再到第三方國的游輪之上。為了能夠避人耳目,約兒覺得應該盡可能地在煙花秀上演期間行動。

正當她剛說完的時候,熟悉的生意從后方傳來,約兒三人當即選擇了避讓,沒想到這兩位小弟也不閑著,想要在船上的最后一日,去賭場大賺一筆。

經過了這件事情,約兒三人的行動看上去更加鬼鬼祟祟了,也正是這個時候,眼鏡男從他們的身邊經過。

聞著這刻入DNA的香氣,眼鏡男渾身抖擻,是這個了,雖然香水的味道全部都是市面上主流的,但二者結合起來,又有一個沒有氣味的女人,兩女一男并帶有小孩,這些特征無疑是在告訴眼鏡男,他們就是目標。

逃亡

走在甲板上,安尼亞開心地和父親說道,自己很喜歡看煙花,但因為這里的人太多,安尼亞在看到其他小孩也能騎高高之后,當下也向父親訴說自己看不到天空的痛苦。

黃昏見狀,也是小腿一拔,沒想到我西國頂尖間諜也有被人騎的時候。

安尼亞齊高高可不僅僅是為了看煙花,這個小機靈鬼本著站得越高,看得越遠的想法,一直聆聽和尋找母親的蹤跡。

約兒這邊,他們的行動并不順利,殺手組織的包圍網延伸的程度,要比她想象中嚴重不少。看來正常的抵達第三貨艙,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約兒帶著三人繞道而行,可前往船頭方向的通道全部被封堵了,雖然能夠放倒他們繼續前進,但一旦發生戰斗,他們的位置也就隨之曝光。

沒有辦法的約兒只能讓大家從甲板上前進,部長此前借來了船員通道的鑰匙,他們可以沿著無人行經的游輪頂部悄悄轉移。

因為沒有感知到殺意,約兒謹慎地看向四周之后,認為這里并沒有人,畢竟大家都沉浸在煙花表演的熱鬧氣氛當中,只要不發出聲音,應該不會有人注意得到他們。

正當約兒帶著三人準備走的時候,一聲巨響響起。安尼亞興奮地張開了雙手,煙花秀正式開始。

被突如其來的一聲嚇到,就連約兒都掛上了兩滴汗。不過伴隨著音樂的響起,煙花的綻放,他們也緩了過來。

敵人出戲

此時有煙花作為掩護,他們可以加快腳步,約兒一把抱起奧爾卡夫人,望著第三方駛出來的船只,約兒一個跟頭就跳到了船頂。

三人雖然在奮力地奔跑著,但也不忘細心地觀察四周。

可惜他們這樣子,只防得到一般的敵人,塔頂的一位狙擊手,已經對準了他們。按照指示,眼鏡男要求狙擊手在可能的情況下,把娃娃也除掉。

狙擊手在接到指令后,把槍對準了奧爾卡母子,伴隨著煙花聲的響起,煙花秀反而成為了殺手們最好的掩護。

然而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約兒還是提前發現了敵人,她用比子彈還要快的速度抱住了奧爾卡母子躲開,并用長針向狙擊手扔去。狙擊手見到約兒躲開感到難以置信,不過還沒等他準備開出第二槍,長針的出現卻是差點了結了他。

鮮有失手的安妮亞對此也感到吃驚,不過在場的殺手可不止他一個,約兒剛躲開狙擊手的攻擊,幾把尖銳的刀就向她飛了過來。

只見一個老頭兒拿著短刀騰空而起,約兒順勢踢出高抬腿,把他的小刀打下。

就在這短暫的懸空狀態下,兩人當即就好準備好了下一回合的攻擊,老頭兒從身后再抽出一把小刀,而約兒則是舉起小手,準備一手戳穿對方的腦袋。只可惜小老頭當即把小刀用作防御,兩個回合下來,雖然對方的小刀已經破碎,但約兒也只是略勝一籌。

暫時停手之后,約兒當即詢問了奧爾卡夫人有沒有受傷,而這個時候,大量殺手從暗處走了出來,他們無一例外,在現身之前沒有被察覺到殺氣,也就是說在場的所有人,都很強。

眼鏡男這邊勢在必得,約兒雖然能夠單挑他們所有人,但她無法保證奧爾卡等人的安全,在局勢極其不利的情況之下,一場血與腥風夾雜的戰斗,如同這即將綻放的煙花一般,迎來最精彩的部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