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67:阿尼亞試圖攻克和次子的關系,黃昏身份告急!

新的一天早晨,安妮亞一副來討債的模樣,張嘴一聲「喏」,便把手伸了出來,達米安對此感到十分疑惑,他可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欠安妮亞什麼東西了。「快點把糖果拿出來,你這個闊買呀路」

安妮亞率真的對白,讓小貝琪十分高興,沒想到他們竟然在自己不知道的時候,做出了這樣的約定。被其他人誤解,一抹紅暈從達米安臉上升起。哈?才沒有!達米安罵罵咧咧,畢竟昨天被扔面包的事情,他都還沒有找她算賬就好了,現在還有臉在自己面前討東西。兩小弟也在一旁附和著。

可達米安內心卻又慌張了起來,難道這家伙是想就上次借手帕的事情向我索取什麼回報?

起初達米安認為安妮亞只需要糖果,但很快就認為這樣并不足以回報。亦或者說她想要幫父母介紹工作、還是引薦給父親大人?達米安不太清楚,不過從目前來看,她幸好并沒有提出這樣請求。

原本安妮亞真的只是想要吃一下嘎嘣脆的糖果,但讀心術卻是寬闊了她對回報的認知。原來還可以用要求見壞人頭目作為手帕的回禮。安妮亞突然間坦然自若地說道「桀桀桀,果然還是不要糖果了,安妮亞想要去見你全家。」

安妮亞此言一出,在場的所有人都為之一驚。貝琪更是被安妮亞的勇氣所折服,她知道安妮亞是「攻」的那位,但沒想到這攻勢,竟如同泥石流般洶涌。

兩小弟聽聞可不服氣了,他們伏小做低這麼久,都不見得能夠去達米安少爺的家,安妮亞何德何能,所以他們在達米安臉紅心跳的時候,第一時間指著安妮亞說道,你們就別癡心妄想了,戴斯蒙德家啟是你這種庶民可以去的!

對于呵斥,安妮亞不僅沒有退縮,反而是搖起來手指說道:「嘖嘖嘖」你們不知道吧,安妮亞的母親前段時間跟次子的母親一起要好地喝了茶!

此話一出,眾人心中更是掀起了驚濤駭浪。少在那胡說八道。達米安這下是徹底慌了,這樣的反應讓安妮亞露出了滿意的笑容,安妮亞沒有騙人,此事千真萬確!雖然要好這個詞不太準確,目前仍然是安妮亞這邊領先。安妮亞自說自話,讓得小胖感到有些不明所以。

達米安似乎有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他指著安妮亞慌慌張張地問道,安妮亞到底有沒有聽說了什麼有關他的事情吧。原來達米安幼兒園時代有著不少黑歷史,要是被安妮亞知道的話,那可就完蛋了。達米安不知道,他這輛承載了黑歷史的卡車,在不知不覺中被自己引爆了。

雖然搞到了次子的八卦,但安妮亞卻還是和藹地說道:放心吧,沒聽說什麼關于你的事。達米安一聽,眼神頓時又變得沉重了許多。

哼,我想也是。達米安說完就準備離開,不放棄的安妮亞繼續說著邀請自己去他家做客這件事情。然而達米安卻是不耐煩了,他直言安妮亞和其他人并沒有兩樣,都是趨炎附勢的家伙。

安妮亞聽到鼠輩這次,更加來氣了,當即生氣地說道,才沒有!安妮亞家是更加認真的。安妮亞的理直氣壯,讓達米安變得不好意思,就連貝琪都忍不住贊嘆道安妮亞最近激情滿滿。

醫院這邊,黃昏還是一如既往地受歡迎,同事們都笑稱黃昏已經成為了人氣之星,無論是患者還是同事,對他的評價都很高的樣子。

沒錯,作為精神科醫生的工作,我黃昏也在扎實穩步地前進著。轉角處的夜帷看著黃昏,內心發出了嘻嘻嘻的笑聲。

鏡頭拉近,原來她已經在無形之中開啟了「喜輪眼」,夜帷想要除掉圍繞在黃昏身邊礙事的女人,但為了任務,最終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出于間諜的敏銳,她很快就發現了還有一個人,在不遠處觀望著。

此人神色充滿了不甘,正直勾勾地盯著前方。

來到辦公室,黃昏詢問夜帷有沒有梅琳達周邊的患者。畢竟約兒小姐已經打入了婦女協會,如果能獲得什麼消息的話,那也是最好不過。

夜帷對此感到有些驚訝,但黃昏說道僅靠約兒自身,很難套出什麼情報,夜帷對此發出了強烈的贊同,并認為現在換成她扮演妻子也不遲。對于夜帷的執著,黃昏早已習以為常,他讓夜帷繼續輔佐工作,如果有必要的話,會安排她潛入婦女會內部。

夜帷接著說道,患者中并不是沒有相關人員,但現在的黃昏前輩,很難為他們看診。夜帷這番話讓黃昏感到有些驚訝,難道是我的業績還不夠嗎?夜帷對此解釋道,不,是因為部長故意給你穿小鞋,所以才不把工作分配給你。這種無聊的職場勾心斗角,把黃昏給整無語了。

穿小鞋.....,黃昏一時語塞,不過剛剛他也已經注意到了那奇怪的視線。按照夜帷的說法,每當他的好感度上升的時候,部長都會用惡狠狠的眼神瞪著他。

這位診療部部長,杰拉爾德·戈里,依靠人脈關系一路爬到這個位置,把聲望和地位看得比什麼都重。據說他一年到頭都在抱怨,羅伊德沒來時,我明明才是最受追捧的那個。

被男人嫉妒,黃昏很是無語,雖然他也知道部長對自己有成見,但他已經進自己的努力,緩和了兩人的關系。VIP患者的診療需要經過部長之手才能被分配,考慮到今后的工作,夜帷認為應該盡早部署好對策。沒辦法的黃昏,最后只能將此事交給夜帷處理。

離開辦公室,夜帷滿臉幸福,今天和前輩聊天的時長為5分41秒。這讓得部長咬牙切齒,佛傑那個混蛋,竟然連我看上的奧菲娜小親親都不肯放過!

這實在是不可饒恕,部長決定設法讓佛傑在這個醫院待不下去。奇怪,會議不是從11點開始罵?208室這邊,黃昏發出了疑問。

是十點半哦!佛傑,沒想到你也會搞錯時間。黃昏一臉不好意思地拉開凳子,部長此時正春風得意,很顯然,是他修改了日程表。對此黃昏自然是知曉,不過為了讓他發泄對自己的不滿,他也只能配合著拙劣的表演。

在部長的想象當中,其他成員一定會因為這件事而開口訓斥佛傑,然而同事們卻是好聲好氣地說道,都說你平時工作過頭啦,你就應該多多休息,另一名女同事也認為他不需要勉強自己出席。

部長對此大受打擊,明明自己遲到了一分鐘都會被抱怨,還會陰陽怪氣地說自己是大領導姍姍來遲。為了讓佛傑繼續出丑,他立馬就捧來了兩倍咖啡,其中給佛傑的那杯,添加了強力的瀉藥。明知對方下藥的黃昏,只能硬著頭皮謝謝對方。

這一杯下肚,黃昏不出意外地要往廁所跑去,但他剛要離開,一旁的小朋友就被佛傑醫生的行為所感動,沒想到佛傑醫生一邊在跟腹痛作斗爭,一邊堅守崗位。對于小朋友也迸發出了強大的干勁。

這樣的反應更是讓部長大跌眼鏡,畢竟在他想象中,小孩子會嘲笑佛傑是一名大便醫生。

上完廁所之后,一截紙巾粘在了黃昏的后面,同事們卻是和藹地提醒黃昏,并認為這樣犯迷糊的醫生也實在太可愛了。遭受沉重暴擊的部長已經明白了,這是一個看臉的時代。

對此他只能使用出絕招,模仿羅伊德的字跡,給費歐娜小姐寫一封情書。

來到橋邊,夜帷看著這封信上的內容,感到甚是無語,她提議要不讓這家伙就此在世上消失。但黃昏還是讓她保持克制。最后夜帷還忍不住發出感嘆,稱他是多麼寬容的前輩。部長已經惱羞成怒,這一個個的,那家伙到底有什麼好了!

已經接近無計可施的他,決定使用大招。

他回到醫院當即拿起電話打了出去。喂喂喂,是保安局嗎,這里是巴林特綜合醫院。是的,沒錯,我們的職員中有間諜!

偽裝得極其完美的黃昏也沒想到,就因為自己過于受歡迎,讓他陷入險境!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