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69:大危機!安妮亞與次子被劫持

咚咚咚,清晨,手下敲開了局長辦公室的門。局長,4課傳來了可疑的報告。

長期潛伏在國外的極左組織紅色馬戲團的殘黨,已經悄然進入到了巴林特市內,這一次回來的,還有該組織的干部,比利·斯奎爾。

在局長還在念著這份報告的時候,比利等人就已經出現在了和平的巴林特市內。

是日天朗氣清,伊甸學院的一年級新生,正好展開一次餐館巴林特博物館的戶外活動,預計10點鐘就能夠抵達目的地。

校車內充滿了喜悅的氣息,對于唧唧哇哇的吵鬧聲,跟班老師也只是按程序要求大家保持安靜。

一旁的安妮亞可謂是一臉興奮,此時的她兩眼放光,畢竟從游輪旅行回來之后,她基本都沒有出過遠門。雖然達米安少爺覺得這只是一個幼稚的戶外活動,但兩小弟還是十分期待博物館的參觀。

被兩小弟反駁,達米安只好轉移話題,話說他身為天龍人,為什麼要乘坐這種庶民的交通工具。兩小弟對此解釋道,因為這是1年級的全體課外活動。

后排的比爾認為像達米安這種就應該多多增加一些經歷,另外乘坐同一輛校車,還能夠增進不同宿舍的友誼。

比爾認為這次出行十分有意義,但達米安卻不這麼認為,他覺得,不同宿舍的人都是他的競爭對手,他可不打算和這些人打好關系,被達米安這麼不客氣地說道。比爾也不再讓步,既然要做競爭對手,那麼到了博物館就比比看誰認識的「呆吶鎖」更多吧!

安妮亞看著兩人,覺得這同樣是一個展開拉關系大作戰的好機會,回想起67話父親的行為,安妮亞覺得自己也應該好好效仿才對。

在安妮亞的作戰計劃當中,自己只要做一個鬼臉,達米安就會充滿智慧地指著她說道:八嘎,八嘎牙路,我要告訴老師,你這個丑八怪,緊接著達米安喊來了老師,他認為安妮亞實在是太丑了,還是讓她退學比較好。

而老師聽聞之后,則是一臉正經地詢問安妮亞,如果達米安說的話屬實,這個問題可就嚴重了。對于達米安的「誣告」,安妮亞當即開啟了濾鏡模式,才沒有呢,安妮亞是可愛的存在。

在安妮亞的解釋之下,老師反復對比了她與次子,最終認為次子才是那個心靈丑得要死的人,緊接著就要將達米安帶走退學。而在這個關鍵時候,我美麗與智慧并存的安妮亞當即叫住了老師。

隨后一把手將達米安護在了身后。屑屑,次子不是丑八怪,他只是一個混蛋而已!

聽到安妮亞的解釋,老師恍然大悟,啊原來是這樣啊,原來達米安只是一個混蛋,那退學的事情就算了,老師歡快地將這份喜悅傳遞給大家,獲救的達米安早已泣不成聲。

安妮亞一邊幻想,一邊揉好了紙團。桀桀桀,這個作戰計劃堪稱完美,隨后她一直團丟到了達米安那一邊。

隨后安妮亞擺出了她最為可愛的表情,等待達米安的「回信」。達米安看著安妮亞這副表情,青筋暴起,很快,啪的一聲,紙團又飛回到了安妮亞的臉上。

拉關系大作戰再次失敗,安妮亞只能捂著自己的小臉,達米安不知道安妮亞的葫蘆里到底在賣什麼藥,難道這家伙是因為欠她的人情還沒還所以生氣了?看來還是得趕緊將糖果交給她扯平算了。

達米安緩緩拿出那一盒精心準備的糖果,但還沒等他交給安妮亞,兩小弟就已經盯上了他。還沒等達米安解釋,小胖與小瘦就已經吃了下去,這一口下去還真是嘎嘣脆,思緒紛亂的達米安少爺陷入窘態。

這時候喬治也向他伸出了「援手」,達米安先是感到驚訝,而后怒吼著說道,我為什麼還得分給你吃啊。可憐的喬治,只能哭唧唧地說道,我好歹之前也分過馬卡龍給你們吃嘛。除開達米安以外,其他同學也帶了不少零食,小貝琪帶了丘吉爾的糖果,一看就十分昂貴。

而安妮亞在經過翻找之后,和往常一樣拿出了鹽焗口味的花生,除此之外,還有芝士口味的花生。小貝琪覺得安妮亞偏食可不太好,而安妮亞似乎還有其他零食沒有拿出來。

翻找了好一會,安妮亞找到了一顆狗糧,并眉開眼笑地對著達米安說道,次子,你要吃狗糧嗎。

在眾人的喧鬧當中,校車也終于要來到了博物館。

然而校車在經過路口的時候,卻是直接拐彎走了過去,老師對此感到十分疑惑,因為博物館的話,已經開過頭了。

尾隨在后面的保安局的人,此刻也發現了異樣。但他們還并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校車停穩之后,老師臉上掛了一滴大汗,詢問司機是不是認錯路了,這時候車門也打開了,兩名成年人走了進來。看到陌生人,老師當即上前制止,畢竟他們這可是校車,不是公交車。

然而還沒等老師說完,他就應聲倒地。一瞬間,校車內尖叫四起。

戴頭套的男子,就是紅色馬戲團的比利,他們兩人輕松完成了校車鎮壓,并讓司機重新開車。不過這時候保安局的人也沖了過來。

比利讓司機縮短車距,他望著保安局的車,一把將車門打開,隨后掄起一把霰彈槍,直接ko了保安局的車。

結束完第一回合,比利把武器對準了伊甸學校的學生,并開始自我介紹。

哦嗨喲,伊甸學院的各位,聰明的你們應該已經了解當前的狀況了吧,這輛校車被我們紅色馬戲團劫持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