間諜過家家61:雷電使者出現,安妮亞為救達米安,再得一道雷

早晨,被烏云籠罩的伊甸學院,刮著絲絲涼風,此時一名身披黑斗篷的老婦人緩緩走在學院的走廊上。很快,她就發現了不遠處,一名男子在 煙。望著他那舒坦的姿勢,老婦人眼神一凝,向隨從示意了一下,隨從就將手中的箱子遞了上去。

感受到后背傳來透入骨髓的寒意,嗦煙男當即回頭查看究竟,只可惜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眼前就陷入了黑暗當中,只見嗦煙男撲通一聲,額頭上多了一道閃電,倒在了地上,老婦人在閃電的照耀下,漫不經心地從他身邊走了過去。

教室這邊,亨利老師正在訓斥著他的小羊們。這實在是太不優雅了,從期中假期回來之后,班級遲到和未按時交作業的情況變得尤為嚴重。亨利老師希望同學們能夠收收心,畢竟違反紀律的行為,即便再輕微,也能積少成多,變成一道雷的懲罰。

亨利老師的話,雖然是對著全班同學說的,但全程都在瞪著安妮亞,很顯然,作為班級唯一一個擁有雷點的孩子,她是被重點看護的對象。

下課之后,貝琪也說著自己確實沒有把心思放在學習上了,昨天就因為鍛煉肌肉,差點忘記了寫作業這回事,然而安妮亞卻是說道,我爹爹是個魔鬼,所以完全不用擔心忘記寫作業。原本就好這一口的貝琪對安妮亞的處境也露出了羨慕之情。

「呵,就你還好意思說,隔三差五的遲到」,「沒錯沒錯,上課的時候還在打瞌睡。」說話間,達米安三人組也走了過來,作為最后一排的好學生,他們三人對安妮亞的觀察可是全看在了眼里。

「就讓我來預言一下吧,學年第一個拿到8道雷電,退學的人就是你了。」達米安一臉輕浮地看向安妮亞。面對嘲諷,安妮亞第一個反應就是使出必殺系列,可沒想到這一次卻被貝琪搶先說了出來,看來貝琪是徹底把夫人的教誨,放在了心里面。這讓得安妮亞都忍不住喊道:「不要沖動,貝琪」。

既然不能動手,貝琪就只能拿出達米安之前也睡過頭這件事說事,兩小弟卻是認為,達米安少爺和你們這些凡人根本就沒有可比性。

獲得雷那種事情,萬分之一的幾率都沒有可能發生,就如同雷電不會從地面劈向天空一樣。被兩個小弟這麼一說,反而是讓達米安感到了一些壓力,另外,雷電似乎也會從地面劈向天空。

兩小弟對于吹捧達米安少爺這件事,多少有點上頭,小胖更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承諾道,但凡達米安少爺拿到一道雷,他們三個就繞著校園游行一圈。這話一說出來,達米安都不淡定了,小瘦更是承諾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這份賭約他們今天就賭定了。在達米安想要阻止這一場鬧劇的時候,一位體型健碩的男子跑了過來。「不不不,不得了啦!」

眾人回頭一看,這不就是躲避球比賽的比爾同學嗎,比爾似乎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報信,他趴在地上,一邊喘著粗氣,一邊讓達米安等人快點逃離這個地方。

因為災厄,可怕的災厄已經出現了!教學樓外,兩名時髦的學生在吐槽著一年級傳出來關于災厄的事情,時髦少年打算等下再去修理一年級一頓,而在這個時候,熟悉的一幕再次出現。

只見施拉格女士將手伸進滿是雷點的箱子里面隨手一抓,一邊走著一邊訴說著這兩名時髦少年的罪行。

當他們意識到事情不對勁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成為了電擊小子,被施拉格女士的雷電暴擊直接耗光紅條。

在時髦少年倒下之后,施拉格女士才緩緩說出了剛剛的招式名稱:「雷電一閃」。

隨從本拉登贊嘆著實在是太優雅了,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施拉格女士依舊是寶刀未老。

「你還是老樣子啊,施拉格屑屑。」亨利老師拄著拐杖走了過來。

原來施拉格老師之前沒有出現,是因為身子出現了一些問題,不過從他輕而易舉地就完成三殺的狀態來看,現在的她狀態好得很。亨利老師覺得她做得有些過分了,而施拉格女士則是認為優雅先生竟然也會開這種玩笑。

沒想到一段時間未見,優雅也變成了袁華。聽說你還被貶為低年級的班主任,難道是跟那個有關?話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施拉格說什麼也都得問候那一群可愛的小羊才行。

說罷,便轉身朝著一年級的教室走去。這個名為唐娜·施拉格老師的人,是學校的風紀委員,根據比爾的了解,她的嚴格程度,曾經讓伊甸的學生陷入到恐懼當中,之前是因為得了重病,所以在醫院療養,如今已經康復重返教師崗位。

至于她的可怕程度,說直白一點,即使是微不足道的違反風紀的行為,也會立刻處以雷點,被她逼至退學的學生人數,高達一百人以上,她所經過的地方,往往都寸草不生。

因此,她也獲得了「雷電阿媽」的稱號。聽到這幾個字,眾人都不淡定了,比爾請求他們快點逃離,因為他們4班,就已經有好多人栽在了她的手里。雖然曾經是敵人,但沒想到比爾在關鍵時候,還是如此看重同學情誼。

貝琪建議大家立馬往安全的地方撤離,然而這個時候,一個人影出現在了他們面前。

「桀桀桀,初次見面,一年三班的各位同學,我是風紀委員施拉格,今后請多指教。」施拉格夫人的神情,不怒自威,徹底震懾住了達米安等人。「好了,給我站成一排,現在開始隨身物品的檢查。」

「這是什麼東西」施拉格很快就從一名同學的書包里面,翻出了一袋零食,小男孩雖然在辯解并不知道這是誰放的,但如此拙劣的謊言她可不會相信,施拉格只是問了他知不知道這玩意不能帶進校園,小男孩下意識地承認自己知道。

下一秒,他的眉心上就多了一道閃電。

在接下來的搜查當中,大部分同學都因為各種各樣的小事情,被賦予 了雷電。

此時施拉格已經進入到了興奮狀態,她內心樂呵呵地說道,這久違的雷電慶典,真是暢快,不管對象是誰,老娘今天就是想要罰個爽。

面對如此蠻不講理的哦吧醬,安妮亞都震驚了。達米安三人 內心也不由自主地害怕了起來,不過達米安還是安慰著說道,他們又沒有帶什麼違規的東西,并不需要害怕。

很快,輪到了一休哥檢查書包,他并沒有帶違禁物品,只是忘記帶了一條手帕,「啪」的一聲,就被記下了雷電的懲罰。

這一幕讓得在場的同學們都忍不住為一休哥抱不平,然而蠻不講理的施拉格還是蠻橫地說道,儀表的不整,正是內心混亂的表現。

緊接著她又說了一件十分離譜的小故事,據說從前,有一名優秀的伊甸學生,他距離皇帝的學生只有一步之遙,然而某一天他卻忘帶了手帕,這名學生在上完洗手間之后,將沾滿水漬的手,用褲子搽干凈。結果出來之后,就被同學們嘲笑是尿褲子了。

結果就因為這一件事,他墮落了,在惹出無數麻煩之后,被學校開除,就職活動也不順利,在加入抵抗組織成為活躍分子之后,遭到秘密警察的逮捕。施拉格假惺惺地擦拭著淚水,訴說著她內心的悲痛。

而這也讓接下來的同學,開始緊張地翻找有沒有帶手帕。兩小弟慌張當中找到了手帕,頓時安定了不少,但達米安卻是出了點問題。

「下一個」施拉格叫喊著,這次輪到了小胖,達米安的心,徹底不安了。怎麼辦?我該怎麼辦?照這麼下去,我就要得雷了!

達米安甚至已經聯想到了他們三人校園游街的場景,這種事情他才不要啦。

心亂如麻的達米安下意識地拍了拍小瘦的肩膀,想要犧牲掉小瘦,但良心還是讓他沒有勇氣說下去。這時候貝琪也出來說道,達米安還在是太差勁了,就連安妮亞都罵達米安是一個混蛋。已經沒有任何辦法的達米安只能等待著雷電的降臨,看著次子大危機,安妮亞可高興了。作為溫柔善良,賢惠淑德的美女子,安妮亞才沒有那麼毒舌。

達米安此時大汗淋漓,雙腿止不住地顫抖,他認為比起公開處刑,真要拿到雷電,哪怕只有一道,他這輩子都沒臉再見父親。

達米安下定了決心,準備拿走小瘦的手帕,但此時他已經被施拉格女士叫去,看來他是萬事休矣。安妮亞此時也意識到了,次子被懲罰雷電,同時也會嚴重影響到B計劃的執行,她當下也慌忙翻找自己到底有沒有帶手帕。

很快,她就小小聲地對達米安說道:「次子,安妮亞的手帕借你」,其眼眸中包含萬般溫柔,讓得達米安小臉一紅。

他沒想到最終還是被發現了,可是把手帕借給了自己,安妮亞又該怎麼辦,達米安反問安妮亞,安妮亞卻是自信地拍了拍書包,模仿起父親的口吻說道:「哼哼哼,放心吧,我約莫或許會遇到這種情況,所以事先準備了兩塊手帕。」,被安妮亞這麼一說,達米安也心安理得地接過了她的手帕。

很快就輪到了達米安被檢查隨身物品,在安妮亞的想象當中,安妮亞這次行為,直接阻止了戰爭的發生,世界從此和平。

施拉格女士看著略顯清秀的手帕,有些疑惑,你這塊手帕是你的嗎,上面繡的是字母A。啊,那是達米安的安字啊。施拉格女士恍然大悟,隨即放過了達米安少爺。下一個,輪到安妮亞被檢查。施拉格女士也不裝了,直接開門見山地問安妮亞的手帕在哪里。

安妮亞起初很是自信,然而任憑她怎麼翻查,都沒有出現第二塊手帕。費盡千辛萬苦,她才找到一小塊彭德吃剩的狗糧。安妮亞雙眼無光,望著施拉格女士。

施拉格女士也擺出了一副下棋人的模樣,將雷電拿了起來說道:「記雷!」

一道雷電落下,安妮亞只感覺身中了十萬伏特,靈魂都遭到了沖擊。

啊,原來她的書包根本就沒有放第二塊手帕,安妮亞沒辦法像父親那樣,做到面面俱到。安妮亞獲雷,達米安又慌了,畢竟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導致的。望著哭泣的安妮亞,達米安的內心感到陣陣刺痛。

這家伙,居然蠢到這個地步了嗎?達米安不敢相信,他在畏懼與擔憂當中,最終選擇了坦然面對。「不,不是的,老師,請聽我解釋。」

「什麼?」施拉格雖然表面看起來平靜,但內心卻是說道,達米安若是敢和自己賣弄小聰明,等下就給他和安妮亞 兩道雷。安妮亞一聽,達米安坦白下去,她可就快完蛋了啊。

她當即拉住了達米安的衣角,不讓達米安繼續解釋下去,安妮亞低沉的臉一直搖頭,最終達米安沒能解釋清楚這一件事。伴隨著上課鈴聲響起,3班的雷電行動就暫時結束了。

達米安感到萬分羞愧,哼,就這麼棘手你的恩惠,收下你的糖衣炮彈,總感覺很不爽,欠你的人情,我絕對會還的!

年僅四歲的安妮亞,并不懂什麼是糖衣炮彈,雖然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但B計劃似乎有了很大的進展。

這或許就是所謂的阿尼亞,李代桃桃桃僵!回到家中,安妮亞興奮地和父親說道,次子下次要送她一盒嘎嘣脆的糖果。

聽聞女兒終于和目標的孩子打好了關系,黃昏也是露出了老父親一般的微笑,然而還沒等他夸贊安妮亞兩句,他就注意到了安妮亞胸前多了一道閃電。黃昏不敢置信,只能吞吞吐吐地說道:「這.....這是什麼?」安妮亞撓了撓頭:「是雷。」

「雷?」聽到這個回答,黃昏感覺視線開始變得扭曲與模糊。隨后喃喃地喊著雷字,倒在了地上。

此時距離皇帝的學生,還有七顆星星,距離退學,還有六顆星星。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