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鋸人》第八集:群魔亂舞惡煞頻出,槍聲四起全員遇襲

上回說到,電次開啟永動機模式,把「無敵」的永恒惡魔收拾的那叫一個服服帖帖,帶領四科化險為夷。在給新人壓驚的歡迎會上,姬野兌現了諾言,一口「「口嚼酒」給電次來了個大滿灌;待宴席散去,還把其背回家中,眼看一段少兒不宜的大戲即將上演。

俗話說得好:大丈夫能伸能縮,加上還是佳人盛情邀請,又豈有拒絕的道理。腹中邪火蹭蹭直躥,就在電次即將「認命」的關鍵階段,一根棒棒糖從口袋里被姬野翻了出來。

視角回到初吻被奪不久,對于電次這個年僅十六,雖志向遠大,但「實戰」尚淺的未成年來說,嘔吐味的初體驗還是太過沉重,幼小心靈造成的暴擊不亞于一次大B兜。

知曉了電次對初吻留下心理陰影的顧慮后,只聽一聲「張嘴」,瑪奇瑪直接將吃了大半的棒棒糖塞進了他的口中,「嘔吐的味道可能一輩子都忘不了了,但是沒關系,間接接吻的味道是可樂味的。」 

望著手里的棒棒糖,回想著當初兩人說好,在解決了槍之惡魔后的種種約定,電次決心要把第一次留給瑪奇瑪小姐,那才是最好的選擇。

一夜無話,時間來到第二天清晨。沉沉睡在地板上的電次被姬野喚醒,再三確認了昨晚斷片后,并未發生什麼不可描述的付費內容,「我的初夜已經決定留給瑪奇瑪小姐了」電次如是說到。

聽到少年居然這般回答,姬野心中雖然略有不爽,但也不禁為昨晚棋藝比拼失敗而大感慶幸,畢竟不論何時何地、或男或女,敢對未成年人出手那可都是要蹲大牢的呀。

見電次對瑪奇瑪心水至此,姬野稍作思考向其發出了組隊邀請。她今后將化身僚機,盡全力撮合電瑪CP;但相對的,自己跟秋的幸福便交由電次來守護。兩人一拍即合,同盟結成。

不知是有意為之,還是誤打誤撞,壞女人這張陷阱卡蓋的妙啊,直接打斷施法。Apart最后一段旗子插得飛起,什麼姬野跟秋說不出口的愛情啊,從今以后做朋友啊,無不是在明示作者要開始發功了。

一輛正飛速疾馳在前往京都的列車上,瑪奇瑪回味著昨晚酒席宴上的美好,享受著這難得的片刻安逸。殊不知,看似平靜的表象下,卻是危機四伏鯊心漸起。當列車駛入昏暗隧道,前后暗藏「刀斧手」見勢扣動扳機,瑪奇瑪被擊中。

于此同時,城中執勤的公安成員,也不約而同遭到了「熱心」市民圍追截鯊,而作案工具無一例外,都是在槍魔事件后,被政府明令禁止的小口徑熱武器。

餐廳里,電次一行正美美吃著早點。雖然有聽到槍響,但都以為不過是某地舉行祭典的太鼓聲,并不十分在意。一旁的黑衣食客男卻在這時,突然向眾人搭話:「這麼難吃虧你們能咽得下,苦日子過慣確實不容易辨出好壞呢,變成味癡的話幸福感可是會直線下降的。」

說完便從口袋里掏出了照片,其上,赫然正是最早成為電次鋸下亡魂的黑幫大佬。不等做出反應,先給電次來了個眉心一點紅強制關機,而后又連開數槍重創姬野。好在帕瓦眼睛手快,欺身上前豪油根將人擊飛,秋緊接掐訣念咒喚出狐姐一口吞下。

可如此這般,依然沒能將其徹底干掉。刀光閃過,黑衣男人斬開狐姐頭顱直接走了出來。非人非魔,滿臉JO樣,姿態竟與電鋸有幾分相像。前遇強敵攔路,后有隊友重傷,局勢已然岌岌可危,囑咐好帕瓦為姬野止血,秋毅然決然拔出了那把噬命長刀。

說它是刀吧,卻又形如長釘,每一次洞穿敵人的進攻,都像是在進行某種獻祭儀式,當倒數歸零之時,詛咒惡魔卡斯悄然現身,盈盈一握太刀男魔當場暴斃。

收刀還鞘,本以為事件到此總算是能塵埃落定,可突然出現的神秘少女,瞬間讓秋入墜冰窟。只見其彎腰俯身,不知用了何種手段,竟把死亡的太刀男給重新扶了起來。攻擊全中,也照樣白搭。

死者蘇生的太刀男得令發起攻擊,秋本想招架一二,何奈雙方種族懸殊過大,身形還未看清就以負傷跪地。場中唯一戰力也敗下陣來,帕瓦自知敵強我弱不敢輕易出手,而男主嘛,等待開機持續摸魚。

眼看秋危在旦夕,姬野顧不得傷勢,她要獻出自己的一切來換取幽靈惡魔的全部使用權。都說惡魔貪婪成性,剛剛還一萬個達咩,這會聽到有利可圖,急不可耐地搓搓小手亮出了真身。

滿滿伊藤畫風的幽靈,打得太刀男那叫一個猝不及防,雙拳難敵四手,惡虎也架不住群狼,在眾手圍攻之下疲態盡顯。見友軍實是扶不起,神秘女孩只好親自出手,蛇之惡魔應聲而出,把幽靈咬成兩段。等秋回過神來再看,原先姬野所在之處早已是空空如也。

鋒芒畢露的一集,干得好啊(咬牙切齒)!值得提及的是,通過前幾集鋪墊我們可知,姬野最常做的,便是為失去的隊員獻花,而幽靈惡魔身體設計恰恰又是由花構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