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鋸人》被瑪奇瑪完全改造的電次,從底層小屁孩成長為少年漫男主

這部漫畫的結局中,主要的人物有兩個,一個是電次,一個是瑪奇瑪,其他的都只是為了達成這個結局的墊腳石。這并不是說其他的人物不重要,只是并未觸及到這個結局本身,層級關系上的差異。

故事后期的展開圍繞著小編支配惡魔瑪奇瑪,無數的角色為此獻上人頭,而電次靠著從未被在意的電次本身用電鋸了解了瑪奇瑪,并把她做成美味大餐吃進了肚子,融為一體(這很藤本樹),在故事的最后電次見到并領養了轉世的支配惡魔小女孩,但那已經不是瑪奇瑪了。

雖然很多人對這個結局不甚滿意,又或者是覺得藤本太精神病人,但瑪奇瑪被電次殺掉這樣的結局一定是從開始就定好的,包括融為一體也可能是,只是以何種方式就是可以自由發揮的了,這些神來一筆的靈感在漫畫中非常常見,包括被不會開車的小帕瓦撞到的反派。按照藤本的原話 「連載時,我經常無視自己最初的想法」 ,在關于劇情大綱的討論中,為了約束他過于四射的想象力,林編輯想必也貢獻了不少力。

下面會主要分析一下電次和瑪奇瑪兩個角色的個人形象。

首先是電次,這是一個和作者自身非常相像的一個角色,主要體現在性格方面的相似。電次沒有受過正式的教育,沒有同理心,因為父親欠債一直在東奔西走,靠販賣惡魔營生,而在此之前他賣過腎,賣過右眼,賣過一顆蛋蛋,這也是為什麼在故事開頭他一直帶著眼罩,而在啵奇塔成為他的心臟后,他也恢復如常。對于電次來說,他沒有任何崇高的目標,能生存下去,不再挨餓就已經是最大的愿望了。

02

這是第一階段的電次,完全依照著生物的本能。這樣的電次正是一個底層小市民的典型代表,而這樣的設定往往也更符合英雄的形象,并且能展現出少年熱血漫中普遍的成長,一腔熱血滿腦子漿糊的小屁孩?不過電詞倒是毫無熱血,他做惡魔獵人完全就是出于個人私欲,能吃好穿好,何樂而不為,更不用說他所謂的成長還是瑪奇瑪一手造就的,每一步都是被安排好的。這樣的不按常理出牌,充滿了藤本的個人特色,也使得《電鋸人》這部作品能夠脫穎而出。

與社會嚴重脫軌,電次沒有朋友,并且殺了他父親(因為會被喝醉的父親干掉 ,不得已為之)。和啵奇塔的相遇是改變他人生的第一個契機,使得他可以向英雄之路靠近,并第一次得到了有效的「溝通」,即理解與陪伴。電次是作為一個人而存在,但卻完全不像是大眾熟知的人,不具有社會屬性的「人」總是會被視為異類,而電次至始至終都沒有成為電鋸惡魔,就像標題那樣,他標榜自己為「電鋸人」。

其次另一個是非常神奇的女人,一出場就給予電次一個大大的擁抱,是一個從剛開始就讓讀者非常想要了解她的人,臉上永遠帶著一絲摸不透的微笑,一副無所不能的樣子,強大而神秘是她致命的魅力,瑪奇瑪這個名字也是被精心設置的。和電次相反,瑪奇瑪基本全程都沒有變過,支配是她唯一的樂趣,她本就處在日本管理層的高位,并將自己放在改變/創造世界」之人的位置。而她對人們施加的影響可以分為兩類:依從、認同。

依從恰當地描述了一種人類的行為,這種行為的動機是為了獲得獎賞或免受懲罰。其特點是,行為持續的時間與獎勵或懲罰存在的時間相等 。從一開始救了電次,她對其的定位就為「狗」,并不斷提及以加深心理暗示,這種暗示會為日后的內化埋下伏筆。

為了使電次依從自己,他們每一次的見面都圍繞著任務與獎勵,完成了就可以實現愿望,打一棍子給一甜棗,而且每一個獎懲點都命中電次的要害,這時候的瑪奇瑪是無限溫柔的,她符合電次理性戀人中的所有特點。

然而電次對瑪琪瑪卻不只是處于依從地步,從一開始就比這還要深入,源于對她的一種特殊迷戀,赴湯蹈火在所不惜,這并不僅僅是靠著獎勵就能做到這種地步的。

03

認同是對社會影響的一種反應,做出這種反應是由于個體希望自己成為與施加影響者一樣的人。個體在認同時采取特定的行為方式,并不是因為這種行為能給個體帶來內在的滿意而是因為個體滿意地確定了自己與所認同的個人或團體的關系。

瑪奇瑪小姐于電次是一種信仰般的存在,是他奮斗的目標,他很多價值觀的塑造都是由瑪奇瑪引導的,他們的關系一直是不對等的,瑪奇瑪一直比他高一級,不僅是職位上的,更是人格上的。

用戶評論